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信息 > 珞珈群英 > 正文

陈一舟:在汉另立互联网“山头”

发布时间:2005-11-18   作者:   来源:校友会   访问次数:

 

记者凌云焰 江身军 实习生朱俐 通讯员夏慎 李宏

 

 

你可能没听说过陈一舟,但你只要是网民,一定会知道ChinaRen校友录。说起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你可能不知道2005年榜单上,还有位地道的武汉伢。他就是年仅36岁的陈一舟,以5亿元身家与UT斯达康的吴鹰等人并列富豪榜第369位。

    11月10日,在东湖边上的一间咖啡厅内,记者与这名随和如大学学长的富豪老乡面对面。在美国硅谷打拼10多年的陈一舟,一口汉腔乡音未改,“你吓我”不时脱口而出。谈起出生地紫阳湖、母校武汉大学,他神采飞扬。

    陈一舟的创业历程,是典型的20世纪90年代淘金互联网的“海归”成功之路:1987年考入武汉大学物理系,大三时即留学美国,先后获麻省理工机械工程硕士学位、斯坦福商学院MBA。1999年,回国创办ChinaRen.com公司,与搜狐合并后,出任搜狐副总裁。2002年底,再度自立门户,创办DUDU网,收购猫扑网,现任千橡互动集团首席执行官、董事长,公司即将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我有很深的武汉情结。”陈一舟说,千橡集团没有选择上海、北京,而是在武汉光谷成立研发基地,已笼络近百名研发人才。他的目标是把全部研发力量集中到武汉,人员将达到600人!“我希望千橡带头,在光谷拉起一条互联网产业的生态链”。

个性陈一舟 请病假泡图书馆的调皮学生

作为武汉大学物理系87级的高材生,陈一舟在学校里从来不安分。眼见计算机时代走近了,才读大二的他,想尽办法从物理系转至计算机系。可一年后,全家移民到美国,他又选择读机械工程。

    虽有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求学经历,陈一舟仍认为在武汉大学的两年,才是自己求学生涯“最爽”的一段时光。

    从高中的苦读中走出来,闯进珞珈山,他感受到了追求知识的自由。“感觉那时候看了无数的书。湖北图书馆的图书证挺难办,我经常请病假,逃课去看书,基本上把那里的西方科幻小说和西方绘画全看了个遍”。

    陈一舟笑称,自己相貌平平,未尝过校园恋情,业余爱好只有体育。武汉的六月天里,他发疯似地打篮球,结果在球场上中了暑。他个子不高,但弹跳力惊人,常与身高1.8米的大个子抢篮板。

激情陈一舟 创办ChinaRen,20万美元变3000万美元

1999年,在斯坦福念MBA期间,全球互联网热潮正起。

    陈一舟说,与国内不同,那里有很好的创业气氛,“美国的资本市场比较成熟,只要有一份好的商业计划书,就算你是穷学生一个,也有钱跟着你转”。眼见身边同学个个在创业,办公司,他总感觉到身体里涌动着一股冲劲。

    学生气十足的陈一舟,把目光放在了学生身上———当时,维系同学情谊的“网络校友录”刚刚兴起。“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与另两位斯坦福同学一道,揣着凑的20多万美元,回到中国。

    通过高校行系列宣传,ChinaRen校友录人气迅速拉升,几乎成为中国学生必上网站。逢上假期,师哥师姐伤感别离时会说,“去校友录找我吧”。

    2000年,ChinaRen排名国内网站老四。然而达到巅峰时,陈一舟口袋渐空。其时,全球互联网泡沫即将破灭,上不了市,无法融资,就撑不下去。

    “搜狐、新浪和网易上市后三足鼎立,而我们未能及时上市,ChinaRen的地位很难再突出,投资人决定把它卖掉。”陈一舟说,“这的确很惋惜。我现在更着眼长远打算,事情要做成功,需要更多耐性,要建百年老店”。

    2001年,ChinaRen从搜狐换回3000多万美元。双方合并后,陈一舟放弃搜狐副总裁的位置,重返硅谷。

坦诚陈一舟 美国淘金,光通信栽了跟头

陈一舟笑称,自己绝对是国内为数不多的经历了两次全球“泡沫经济”的人。“事业起步太顺,就会变得激进,没有吃过亏,必然要受挫”。

    从搜狐出来,他仍想要自己当老板。互联网热潮退去,光通讯产业又热了起来。他没有怎么多想,又一头扎了进去。

    在美国达拉斯,陈一舟邀了一帮同学、朋友,开起一家新公司,从美国得州大学一位教授手里,买回一项网络加速器的专利,做IP电话产品。眼看要做起市场,“9·11”事件却不期而至,粉碎了他的二次创业梦想。

    “美国经济很快出现连锁反应,企业不敢投资,工业设备根本卖不出去。”陈一舟坦承,这次投资的确是次难忘的失败。

善变陈一舟 回国帮短信写手赚钱

结束美国的生意,陈一舟无时不在关注国内。2003年,从美国股市上,他看到了中国互联网经济的复苏。“搜狐的股票从1美元一直蹿到7美元多,这里面有原因,那就是手机无线增值业务的促进作用”。

    当年,陈一舟召集旧部,携近百万美元创业投资回国成立千橡公司。“过早地卖掉了ChinaRen,让她失去了滚动发展的机会。现在不会了,取名千橡,寓意公司将要有橡树一样旺盛的生命力。”

    2003年3月18日,他的“邀发短信”网正式发布。“我就是希望有志创业的年轻人,在我的网站上开设短信专门店”。

    被陈一舟认为可在他的网站上淘金的人群有:创作图片、铃声的人;不会创作但会推广短信的人和拥有一定访问量个人主页的用户。而此前,三大门户网站虽然都把短信当作赢利的重要支柱,但并不把短信创作人员“放在眼里”。

    而事实上,两年之后证明,也没有多少写手在陈一舟的网上赚到了大钱,但陈一舟赚到了。网站流量、利润稳定(具体数字,陈一舟以公司即将上市,不便公开为由谢绝透露)。

豪气陈一舟 定位武汉光谷拼刺刀

   “现在互联网是拼刺刀的时候了。”陈一舟放言,网络间的竞争说白了是用户体验的竞争,也就是技术的竞争,“在研发上要不惜代价投入”。

    今年7月,千橡从世界五大风险投资商之一的Accel-Partners处拿到1000万美元投资。这次的目标,陈一舟定位在明年美国纳斯达克整体上市。

    有了资金,建研发基地迫在眉睫。选址上,他再次想到了武汉。

    湖北省已成为中国的软件大省,走出过金山公司雷军这样的杰出开发人才。更重要的是,武汉人力资源比北京、深圳等地便宜。

    “在北京五环外的买房的钱,拿到武汉,能买到东湖边的房子。”陈一舟说,公司其实可花较少的代价,让开发人员拥有比北京、深圳更好的福利,“我就不愁从武汉走出去的人才不跟我回武汉”。

    “有千橡领头,武汉自己培养的优秀人才可以自立门户,创立更多的互联网公司,形成群峰并峙的局面,成为中国互联网产业除北京、上海、深圳外的第四极。”陈一舟说,“有武汉市政府支持,在光谷,就一定能够形成一条互联网产业的生态链”。 

陈一舟感言 庆幸自己失败得早

    即使公司上市,也不能叫成功,因为上市的公司垮掉的太多了。如果说我成功,那是因为失败过。我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经历过互联网、光通讯两轮泡沫爬起来的人。

    失败一次,就变聪明一次。栽跟头越早越好,等老了再栽跟头,一切都来不及了。我非常幸运,能在人生的早期失败过,这非常好。

    而“一直没吃过亏”的人,栽大跟头的机会就会蛮大,因为很难把自己摆在世界的正确的位置。

陈一舟观点 希望下属自立门户

    希望能在武汉形成互联网公司创业生态链,产生财富效应。优秀的人才,从头走到尾,就知道怎么开公司了。希望我能当一个先头部队,希望以后武汉创立互联网公司的人,都是在千橡干过的。

    如果他有非常好的主意,优秀人才开公司,我还会投资给他。

    做互联网,武汉比北京投资回报高

    自称从小就在“武昌环蛇山一带出没”的陈一舟,开口便赞武汉,“我和武汉很有感情,东湖多漂亮啊!”他说,房子也很便宜,如果员工都搬到武汉,幸福感肯定会比北京更好。武汉的成本优势明显,同样的钱砸在武汉,肯定比在北京回报率高。

    他断言,武汉绝对是被低估的城市。当听说晨报曾就此做过系列报道时,他急不可耐地“愿闻其详”。他说,自己愿意在武汉把千橡做成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他正在不断地劝说自己的员工迁至武汉。或许他需要“权威资料”去说服他们。

    陈一舟建言 光谷:软件园应改为互联网大厦

    我曾向东湖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唐良智建议,软件园应改名为互联网大厦。唐主任表示赞许。

    互联网产值高,鼠标一点,向全世界扩张“一分钱不花”,而传统软件企业走向世界则要“费老鼻子劲”,微软就出现了全部向互联网转型的趋势。中国出现了软件互联网化的机遇,武汉一定要抓牢。

    大学生:要到最先进的地方转转

    学生要想取得成就,建议在管理先进的公司挣到第一桶金了,再去开公司。最好能多走出去,到北京、上海、硅谷这些最有创意、人才最优秀的地方,转一圈再回来,就能学到很好的经验,并带回管理能力,获取资金支持。 

 

摘自《武汉晨报》

上一条:怀念我们的老学长严耕望先生      下一条:武大口译冠军放弃保研想求职 为尽早撑起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