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h/images/log.png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东湖赋

发布时间:2017-04-17   作者:邹惟山   来源:   访问次数:

东方之景,在于一湖;天下之观,在于一山。武昌小城,以长蛇为中;汉口大池,以大别为案。近之沙湖,任桐沉醉之岸也;远之琴台,子牙记忆之风也。滔滔长江之水,日夜奔流,而东往也;沉沉京广一线,隐约奔腾,而南去也。长江之左,有衣裙蓝色飘飘,乃东湖之水;京广之右,是茶烟绿色袅袅,为九峰之林。东湖者,汉口隔江而望,武昌伸手可触也。珞珈者,江夏穿水而至,青山转身而抱也。东湖者,东方之大湖,天下之巨盆也。珞珈者,楚人之胸怀,荆襄之文眼也。

亚洲城中湖之最大者,天下内陆湖之至美也。大湖之东者,为青山之烟,远而观之,现代产业之气象也;大湖之西者,乃珞珈之云,近而观之,世界最美之校园也。大湖之北者,政府要地所在也,远而观之,荆楚之中枢也。大湖之南者,楚天之高台,近而观之,国之森林之根也。东方山水,西湖多矣,而东湖一也;世界江河,南湖多矣,而北湖一也。西湖名气之大,在于人文之深厚,大如东方之海也;东湖心胸之阔,在于珞珈之绵延,高似西方之山也。西湖、北湖、南海者,以东湖为首也;南山、北山、西山者,以东山为高也。

东湖之巨者,磨山与珞珈之间,百里波涛,亿年青峰也;东湖之大者,江夏与鄂州之际,百里桃花,万载波光也。东湖之低者,在于冬季,冰霜之冷,倒吸凉气也;东湖之高者,在于秋天,楚天之空,放飞神志也。东湖之大,乃西湖十倍之所形也;东湖之清,为长江汉水之所济也。东湖之恒者,在于一湖之碧也;东湖之变者,在于九峰之色也。山水相竞,乃有天下之美景;江湖相济,乃有壮观之山河。

湖之美者,如春之婀娜而舞;湖之丽者,似秋之缤纷而唱。湖之醇者,冬之梅花似雪也;湖之厚者,夏之桃李缤纷也。沙湖之静者,不如东湖之宁也;南湖之秀者,不如东湖之浪也。梁子之阔者,不如东湖之广;汤逊之奇者,不如双湖之桥。春如美女,夏如美男也;秋似唐宋,冬如秦汉也!

东湖,山水之秀者,东方之最也。西湖之水浅如也,东湖之水深如也。西湖之山高耸也,东湖之山浑圆也。西湖有西泠,东湖有东林也;西湖有刘岛,东湖有梅岭也。荷花之阔大,东湖为胜;草鱼之肥美,西湖不如。西湖有苏堤,东湖有九龙之虹;西湖有断桥,东湖有放鹰之台。西湖有平湖秋月,东湖有百里长道也。

百里长道,让山水相接,四方相通也;绿道步行,助人在山水,天地相融也。东湖之水岸,半日方可回;东湖之绿道,三日才会去。居于桂子而望珞珈,与东湖有间也;行于东湖而望日月,和天地一体也。屈原行吟,而存大阁,元帅挥笔,而形巨碑。祝融观天,而见星宇;毛氏提手,而有《离骚》。彩笔挥洒,而有长卷;诗人听涛,而有丽辞;学子行走,而有美文。居正临湖,而翔九凤;之洞观雪,而有汉阳;贝娜戏水,而有凌空;徐帆凌波,而有唐山;一多望海,而有九歌也。楚天之台,登之而观三楚也;珞珈之山,居之而视九天也。

东湖之大者,在于文脉之深,古有屈子,今有东山也。东湖之巨者,在于教育之功,近有两湖,今有八校也。东湖之波,犹如诗人之风也;东湖之光,恰似学者之思也。珞珈之林,犹如文学之臂也;珞珈之石,恰似哲学之基也。吾辈向往,似珞珈之人也;时下风尚,如东湖之性也。

和平时代,再修长道,观东湖之水可行也;战争岁月,不筑小路,听九峰之风不便也。绿道建成,当为君子之行也;东湖永恒,从无小人之风也。闻此而喜,亦为之忧也。青山不可挖,绿水不可填也。千湖之省,何故减半?百湖之市,何故年小?南湖之水,让千户痛心;梁子之水,使万户难行。心胸狭小者,不可居东湖之畔;惹是生非者,不要走东湖之道。阴阴阳阳者,不要观东湖之波也;背后算计者,不可吸东湖之风也。

江城之大,不如东湖之阔;大别之高,不似珞珈之神。如无东湖,珞珈无空灵之气乎?如无珞珈,东湖无哲学之骨乎?自然乃天地所造,永恒如斯也;人文为高士所凝,灿若星光也。民族之精英,在于创造之士;国家之栋梁,在于博学之才。东湖之岸有珞珈,上天之所赐也;珞珈之旁有东湖,上帝之所形也!

珞珈之黎明,千山竞秀也;东湖之黄昏,万水流芳也!

邹惟山(中文系1993届研究生校友)

上一条:武大同窗久别重逢      下一条:春咏(三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