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歌声里,有一整个诚恳的时代……

发布时间:2017-10-11   作者:王晓莉   来源:   访问次数:

    伟文同学从微信发来几首当年的校园歌曲MP3,并附言说:“关于我们的中文系,关于那时的校园歌曲,写点文字吧。”

    于是,在四月初的这个下午,我试着开始听这些歌名即已透露其抒情气质的校园歌:《未来曾显得遥远》《你向我走来》《请将这张唱片留给我》……那感觉是奇妙的。它们是一些老歌吗?的确,关于它们,30年前武大学子已耳熟能详,在樱园、桂园宿舍的每扇窗下,在校礼堂的舞台,哪儿没有响起过这些年轻的、不染尘埃的歌声呢?哪儿没有同学时时议论着、羡慕着演唱这些歌曲的人呢?

    可是,30年后,在我因听过人间无数种声音而变得有些挑剔的耳朵里,它们依然如此新鲜、耐听。就像玫瑰,每次开放都是新生。那歌中的迷茫,我依然理解;那歌中的深情,并未过时;那歌的旋律,有如海水,带来岁月的潮音。

    我略带惊讶地听着,一遍又一遍。我感到20岁时候的血,又涌了起来。20岁时候中文系的往事,又开始返回心中。

    春阳微醺如酒,正适合陷入一段青春的回忆。这些歌曲,以及当年演唱它们的人,成为一条我回到1985级中文系、回到青春、回到1980年代的路径。

    诗人多,个性美女多,还有,歌唱家多,是为武大中文系1985级的“三多”。歌唱家也有三大:吴伟文、刘晓霞、蔡青。在一首诗歌可以虏获女孩芳心,一把吉他、一副好嗓子可以征服整个桂园的年代,也就是说,在那个沉溺于美的年代,此三人是我们中文系1985级的骄傲。

    该怎么描述他们的存在呢?这么说吧,他们的气质与性情,与中国戏曲的角色行当“生旦净末丑”有着惊人的对等关系。即使时光已过去多年,我仍然这样认为。

    伟文是行当中的“小生”。他是安徽歙县人。白脸,清瘦,言谈举止皆若有情,徽州文化灵逸的一面在他身上得到很好的体现。他是当年武汉大学校园歌曲的主力唱将,他唱歌,嗓音天生带着深情,亦听得到黄山松风的高亢与低吟。我想起在中文系的晚会上,当他低头,拨起吉他,他与他的乐器融为一体。数年后,我又听到伟文唱辛晓琪的《味道》。我听得出他的嗓音已添加了一定量的酒、生活路途的奔波、熬夜后的些许疲劳,以及这一切的混合。然而,即使在这些沧桑之音的遮盖下,我仍是听出了当年的味道:那演唱时投入的深情,那对音乐无改的痴迷。

    晓霞无疑是“花旦”。贵州遵义的妹子,形体娇小,活泼俏媚,带了贵州辣酱的鲜香与泼辣有劲。我读《射雕英雄传》,总觉得晓霞就是黄蓉那样的女子。然而当她开口演唱,台下寂静无声。我尚记得,当她与伟文对唱《你向我走来》,台上宛如一对金童玉女。而她唱邓丽君,几可乱真。外系也总有同学来打听,贵系的“小邓丽君”呢,我们则骄傲作答:住我对门呢。

    而蔡青,则是端庄秀丽的“青衣”。我那时看她说话或是听她唱歌,总感觉她带了水意,逶迤而来,又漫漫而去,又神秘又清丽。也似是比同龄的我们要成熟一二分。当她开口唱《红楼梦》,“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她的嗓音与歌词本身一样叫我惊艳,难以忘怀!附带一句,我记得蔡青是湖南人。中文系1985级的湖南妹子,王萍、范智红、蔡青,想起来个个都是要叫人翘大拇指。

    孔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伟文、晓霞、蔡青们演唱并不断在校园被莘莘学子们传唱的那些歌,是我们那时的韶乐。很多个夜晚,我们将我们的心,安放在诗歌里,以及,安放在这些歌曲里。我们在那些音乐里低徊不已,拿他们的歌做“酒曲”酿自己内心的一杯酒,抒自己青春的一份情。那歌声里固然也有青春特有的迷茫,却奋力向上着,渴望着有一个好生活;固然也遮不住青春的华彩,底子却是朴素天成,无丝毫伪饰。

    动听的歌好写,诚恳的歌却难出,因为要捧出一颗心。校园歌曲之所以动人,正在于每首都像捧出一颗心那般诚恳。

    很多年后,我才明白过来,诚恳,那是整个1980年代武大学生的气质,也是整个1980年代的气质。在那个年代,青年去结诗社,非为获取某种资本或资历,只为“热爱”;青年去歌唱,非为商业,也只为“热爱”。青年心中什么都有:才华、诗情、爱,以及美,以及理想……只有一样是没有的,而那样东西却在后来的年代开始泛滥成灾,日益腐蚀人的灵魂。那样东西,叫做“世故”。

    我非音乐界人士,然而仍可说,那时的武大校园歌曲已达到一个相当的高度。而中文系1985级的伟文、晓霞、蔡青们,当时如果为唱片公司所包装,他们或已成为知名歌手。他们毕业后若走上的是一条音乐道路,也许现下正坐在某电视台选秀节目的导师位置上。他们的歌声绝不逊色于同时代的那些其他校园歌手们。

    在他们的歌声里,有武大,有中文系,有我们的青春,有一整个诚恳的、高蹈向上的、理想主义的1980年代。

     “我的青春!我不会回头呼唤……”俄罗斯大诗人茨维塔耶娃在她的《青春》一诗中这样写道。我也不会回首呼唤青春。然而,我渴望着,盘腿坐于珞珈山的绿草坪上,或是,在桂园某个朴素的夜,在学生宿舍的露台上,能再一听这些同学的歌声!

(作者系中文系1985级校友)

上一条:珞珈的流光      下一条:长在春天的珞珈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