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珞珈的流光

发布时间:2017-10-11   作者:叶慧   来源:   访问次数:

    昨天去参加了武大校友聚会活动。我去得比较早,看到了冬日南宁的日落江景。

    冬日的邕江十分宁静,波浪温柔,悄悄地浮着一艘渔船。落日的余晖淡淡地抹在蜿蜒的山顶上,橘粉、淡黄、葱绿、天青色依次变幻。

    今年南宁的冬天分外寒冷,我戴了手套、绒帽仍得跺脚取暖。但是,看到眼前这一湾绵延的江水,不由得还是拿出了手机拍照留念,或许那一刻的宁静温柔清寂寒冷让人想留下来。

    邕江和长江不一样。在我关于长江的记忆中,长江是和那些奔涌而来的浊黄的浪涛、码头边江水上长鸣的轮渡以及冬日江水退去之后的开裂地块联系在一起的,与邕江冬日这丰沛的江水江边盎然的绿意很是不同。

    这两条江和两座城市——南宁、武汉联系在一起。两条江也像两座城市的性格。

    我在武汉度过了七年时光,一年多前因种种机缘离开了武汉南下,武汉的模样还是在心里。武汉热络、喧嚣,冰火两重天;武汉有容乃大,都市风景与老旧的街巷并存;武汉是一个永远不宁静的城市,始终像个大工地;武汉亦有那一份清新文艺气息,珞珈山粉白的樱花,疏懒的松叶,水果湖安静的街道,是我最喜欢散步的地方……

    校友们聚在一起畅谈过往,互致新年祝福。年长一些的校友谈起在武汉的时光,都很激动,一幕一幕记得清清楚楚。我不由得有些唏嘘,在武汉的日子,或许是我们最美好的时光,而当时的我们又是惘然无知的。因为我们也有学业的压力,也有就业、未来这些宏大而又摸不着的东西给我们带来的迷惘。我们会沉下心思,漫步至腊梅淡黄色的小花瓣旁,感受那一缕若有若无的暗香吗?我们会在早晨少人的时分,与那一树一树的樱花喁喁交谈吗?我们会在夕阳西下的时刻,登上樱顶,在斜阳中与青绿飞檐融为一体吗?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我也是在将要离开武汉的时刻,牢牢地记住了老斋舍的这些名字。一个年近天命的师兄还记得自己住在天字斋。我不由得轻轻在心里默念起了这些出自《千字文》的老斋舍的名字,这些现在仍存于我记忆中的名字。

    追忆似水年华,小玛德莱娜点心支撑起普鲁斯特的回忆大厦。也许有时是需要一些生活的片段,比方说今天温柔静谧的邕江,这样的景致让你停下来,静下来,回忆过去的一些东西。而回忆的过程则像是一张网,滤去那些伤怀的、难过的,留下喜悦的、感动的。记得那年中秋和娜娜、老谢、韬哥一起在东湖边看月亮,我们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分享,抚掌大笑,碰杯不断;还记得站着听八十开外的马克昌先生演讲,老先生风趣幽默地聊着被反右、文革耽误的三十年时光;还记得那时通过了司法考试,大家一起去华中师范大学吃小火锅,牛肉的、排骨的、羊肉的,我们要了所有的种类;还记得那时结伴去凤凰旅行,我们一起搭黑车,在怀化蜿蜒的公路上放声歌唱《最珍贵的角落》,一起泛舟沱江,笑容伴着清亮湍急的江水荡漾……

       其实离开也没多久,却好像在回忆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或许时光是最好的雕塑家,雕塑了我们的容颜,也成就了我们的现在与未来。朋友们联系不多,但也一直在分享着他们的生活。一起看月亮的他们,去了离我好远的北方了,订婚了,买房了,找到心仪的另一半了;一起吃火锅的他们,去深圳了,去北京了,去重庆了,回河南了;一起去凤凰的他们,有的在为尚未面世的宝宝深情写诗,有的在家乡享受和家人团聚的欣喜,有的仍保持哲思、佳作不断,有的已隐隐有民权大律师之象。他们生活的艰难与美好,有时也给我一些启示和鼓励。有时看到、听到一些不平的遭遇,一些难言的苦衷,一些爱侣变怨偶的故事时,我也不免怅惘。我的朋友们,新近的照片上的你们还是这么年轻,还是这么意气风发,笑容还是这么爽朗,还是这么努力、这么认真,让我相信,生活不在别处,幸福就在我们身边。

    校友聚会之后,我走在青秀山边的路上,车子一辆辆从身边经过,我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中树叶的清香。空中挂着大大的月亮,一会躲进云朵里微笑,一会俏皮地露出圆润的脸。已经有多久没有看过夜空了,又有多久没有什么都不想只是散散步了?

    伏尔泰说,所谓的命运,就是考验、惩罚和奖励。我想,在珞珈山的时光,是命运给我的奖励,也是我自己给自己的奖励。

    珞珈的流光,当时只道是寻常。

(作者系法学院2011届研究生校友)

上一条:回忆关文发先生二三事      下一条:歌声里,有一整个诚恳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