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一则民间故事造就一位汉学家

——李格非先生在莫斯科大学讲学逸闻

发布时间:2017-12-18   作者:胡欣   来源:   访问次数:

人生中,有些事是巧合也是机缘。记忆中最难忘、最有趣的是我的老师——中文系教授李格非先生讲述的他在莫斯科大学讲学时发生的一段逸闻。

1961年春,中文系全体师生在南一楼(现教一楼)三楼大教室听李格非先生在莫斯科大学和列宁格勒(圣彼得堡)大学讲学四年归来的首场报告,教室座无虚席。我当时是大二下学期,坐在教室前面。李先生是武汉人,新中国成立前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并留校任教。他身高一米八左右,白皙的皮肤,头戴青色鸭舌帽,身穿青色中长呢绒的西式外套,颇具学者风范。

开讲时,他洪亮而抑扬顿挫的语调,一下就扣住了大家的心弦。他娓娓道来的内容,使我们领略了苏联名牌大学的风貌,并使我们感悟到了苏联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深厚友谊。报告中李先生讲的一段逸闻给了我深刻印象,之后只要有机会,我就会津津乐道地转述给后来的学弟学妹们听。

李先生在莫斯科大学讲学时,指导莫斯科大学东方语言学院一位主攻汉学的学生写毕业论文,学生叫LuByKb(俄文,中文译音是“尼弗格”),这个名字的发音与李先生的“李”谐音,他就取了中文名字“李福清”。论文写的是中国古代流传甚广的民间故事“孟姜女哭长城”,论文的题目是《论孟姜女哭断长城》,以此透视中国古代政治、文化及社会历史。

此时,李先生高扬声调对我们说,这位学者选取中国古代一则家喻户晓的民间故事写毕业论文,居然获得了副博士学位。此话一出,引得满堂唏嘘。(这里说明一下,苏联的副博士学位相当于中国的博士学位。他们的博士学位则是更高一级的学位,要求此学位获得者在相关领域有非同寻常的贡献。)

李先生跟我们讲这个故事倒不是为了说笑话,而是为了启发我们,做学问要善于从司空见惯的平常事物中挖掘出非同寻常的意蕴。

这事一晃过去了24年,凑巧的是1985年元旦过后,我遇见了当年逸闻的主角——那位中文名叫李福清的俄罗斯人。当时新闻系领导让我到西安去接何徽老先生。何老年届7旬,是新闻学界巨擘之一,正准备从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院长职位上退下来。武大闻讯后立即打报告给湖北省委请调何徽先生来刚成立不久的新闻系任教,助推新闻系的发展。报告很快批下来,何徽老先生整装待发,而帮助何老搬家到武汉的任务落到了我身上。到西安的第二天,何老安排我同一位苏联汉学家和陕西省社科院一位专家乘小轿车参观仰韶文化半坡遗址、临潼骊山华清池、秦始皇陵兵马俑坑、武则天陵墓等多处遗址。途中,这位汉学家问我在哪里供职,我说在武汉大学新闻系,是中文毕业的。这位汉学家激动地问:“你认识李格非教授吗?”我回答:“他是我的老师。”他扭头诚恳地对我说,“请你回去代我问李先生好。说我是他在莫斯科大学任教时,受他的引导走上研究中国文学之路的俄罗斯学生,中文名叫李福清。”我即刻拍手道:“你就是那位借《孟姜女哭断长城》获得副博士学位的高材生!李先生回武大给我们中文系师生做报告时讲的‘一则民间故事造就一位汉学家’原来就是你啊!”我仔细端详着这位苏联汉学家:大高个,50岁左右,举止文雅,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他对中国古典小说四大名著了如指掌,尤其对《三国演义》的分析十分透彻;同时,他对中国现当代著名作家如数家珍,全然不像个“老外”。坐在旁边的陕西省社科院专家介绍说:“他是苏联社科院高尔基文学研究所所长。”我一听十分惊讶,高尔基文学研究所相当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是苏联文学界最高的学术机构,只有对文学研究造诣很深的人才能担当此职务,可见李格非先生的这位外国学生十分热爱中国文学,并且学有所成。

观光了一整天之后,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是告别的时候了。我说,“欢迎您到武汉大学来做客”。他说很想到武汉拜访李先生,只是太忙,一直不能如愿,以后一定找机会。接着又叮嘱我回武大一定要代问李先生好。

后来,听说这位汉学家再次来中国时专程到武汉拜访了李先生。

2003327日,李先生以88岁高龄辞世,他获悉后专门发来唁电,缅怀恩师教诲之情。可见外国人也崇尚中国的传统美德——“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作者系中文系1959级校友)


上一条:我的武大记忆      下一条:难忘在武大进修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