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悼念谭崇台老同学

发布时间:2017-12-27   作者:许心广   来源:   访问次数:

今年11月4日,武汉大学上海校友会举行第五届武汉大学“上海校友日”暨2017迎新联谊会。学校领导和校友会总会的同志们也赶来参加。我特向校友总会的刘赛男同志探询谭崇台同志的信息。我说:好久没同他联系了,他好吗?刘赛男同志回答说:他好!我请她回去时代为问候他。岂料仅时隔一月,突从电网中得悉谭崇台教授逝世的信息。噩耗传来,十分震惊!虽知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对一位相识将近80年的同窗老友骤然离去,还是深感痛心!

谭崇台和我年龄相近,他1920年出生,我1921年出生。我们同在武大经济系学习,他1943年毕业,我1942年毕业。武大在抗日战争时内迁乐山,校舍都是旧房改建的。当时女生受到特别照顾,所住宿舍由一座白色小洋房改建,人们戏稱为“白宫”;我们住在第5宿舍,由一家当铺改建,原建筑主要部分是仓库,很坚固,但很暗,后来人们戏稱为“黑宫”。由于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乐山有一个相当长的时期没有电,晚上我们只能各人在自己的小书桌上,点燃一盏用几根灯心草一小碟油组成的小油灯,在摇晃的灯光下自学。当时,学生的伙食是由各宿舍的学生选举的伙食团办理的,学校给一定补贴。从1939到1942年3年间,我们同窗共读,同吃一锅饭,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起居,朝夕相处。

我们在校期间,正处于国共联合抗日时期。当时我们的校长王星拱是一位著名的科学家,著名的教育家,著名的思想家。他先前曾和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同时在北大任教。在李大钊遇到危险时,曾掩护过他。在王校长主持下,当时武大的学术空气很活跃,在讲台上,在学生中,各派观点都可以自由发挥。当时的经济系主任陶因,西洋经济史和西洋经济思想史教授彭迪先,在课台上会介绍各派观点,但重点是马克思主义观点。货币与银行学教授杨端六在课堂上既介绍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也介绍当时在中国还鲜为人知或闻其名不知其究竟的凯恩思货币理论;杨端六教授还具有丰富的实际工作经验,他偶然提到他自己的实际工作经验时,我感到其中已渗透了一些西方经济学科学管理的观念。当时武大采取学分制,学生在选满学分后,可以旁听其他任何课程。很多像谭崇台这样的学生,不满足于课堂听课,大量的时间是自学、独立思考。当时学校规定高年级的学生可凭卡进入书库。乐山时的武大,图书馆的藏书量据稱为全国内迁大学之冠——因为内迁时间较早,一次到位,没有经过辗转搬迁,馆藏没有丢失。书库是文庙大成殿改建的,殿前的大柱,两三个人抱不拢。巍巍知识殿堂,令人难忘。当时的国共合作既有联合又有斗争,有时斗争还是很激烈。我们在校期间,就发生过深夜抓捕学生和横尸街头的事件。当时我们的学习特别是对马克思理论的学习,是在斗争中进行的,学到的东西印象特别深刻。我想,这也是谭崇台在以后的著作中,虽然讲的是西方经济学,却有着深厚的马克思经济理论基础的背景和原因。

我们先后毕业后,各奔前程。1946年我回到上海,先在银行工作,后来转到干校、党校教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同他见过面,只听说他从哈佛大学留学回国后,回母校任教;也听说他遇到过一些复杂的情况,聪明才智、专业特长没有及时得到充分发挥。直到改革开放以后,才逐渐看到他的文章和著作。1985年我到武汉开会,专程到珞珈山去寻访几位当时还在母校工作的老同学。我先找到当时与我还有联系的朱景尧,他带我去找到了谭崇台。谭崇台带我去找到了历史系的张继平。本来还想去找中文系的李格非,听说不在,没有成行。找到的三位老同学,四十多年未见,历经沧桑,终于迎来了改革开放的大好时光,久别重逢,非常兴奋。此后,朱景尧、张继平两位老同学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了;与谭崇台还在上海、成都多次相见。2003年,谭崇台到成都西南财经大学讲学,当时我和冯家禄住在该校校内宿舍里,他在讲学之余,常和夫人一起来家叙谈,交流较多。现在,上面提到的、当时还在母校任教的四位老同学已全部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历程,为母校、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他们走了,但他们的业绩将长留人间!

谭崇台的著作很多,我只读了其中很少一部分,但印象非常深刻。其中最令我难以忘怀的是:如何理解现代经济学和马克思经济学的关系,以及它们和古典经济学的关系。更大的问题是:在世界发生大动荡的时代,它的上层建筑、意识形态方面,各种文化交错复杂,如何梳理清楚、弄清其间的关系;特别是中华文化和西方文化以至世界文化的关系。这直接影响到我们对整个世界的发展前景、对我国前进方向的认识,也直接影响到我们对改革开放的认识。谭崇台在经济学的一个领域里开了一个好头,大量的工作还有待后来人继续努力。

历史潮流滚滚向前,长江后浪推前浪,英雄辈出,后继有人!

崇台,您安心吧!一路走好!

                                                                                                  (作者系经济系1942届校友)

上一条:凌波门      下一条: 卢楚芬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