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赋-校友会
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毕业赋

发布时间:2018-01-17   作者:张建   来源:   访问次数:

江流滔滔,从昆仑而下;汉水汤汤,穿秦楚来奔。乃相际会,激流裂山而为谷壑,江汉盘桓乃成平原。几重丘山,龟蛇夹江峙立;一片汪洋,东湖倚山静卧。蛇山灵秀,黄鹤高翔回旋其上,危楼遂起,名曰黄鹤。东湖肃穆,群贤藏修息游其旁,黉门乃立,是为武大。

地势珞珈,置百亩宫室;气冲楚天,聚万千学子。三千江水出武昌,四海为之霑濡;百廿武大立华中,九州赖为砥柱。幸甚至哉,吾辈得入此龙门;不亦悲乎,今日将离邦去里。惜往岁之忽忽不返,叹青春之悠悠渐远。情谊种种,非离别难知其味;志向般般,不远走无以实现。所谓四载蛰伏乃潜龙勿用,一朝飞举正黄鹄在天。

黄鹄之一举兮,与文学院作别。文院诸师,遇我如慈,豫时孙摩,有如时雨化之,有成德者,有达材者,有答问者,有私淑艾者;文院诸生,亲我如爱,敬孙务敏,恰似嘤鸣友声,有乐群者,有博习者,有论学者,有立不返者。纷纷桃李兮攀而不忍别,今当远离,不知所言;萋萋青草兮去而心徘徊,黯然销魂,唯别已矣。

黄鹄之再举兮,观珞珈之灵秀。镜湖枕麓,屏城襟江;东西南朔,多士跄跄。教必有正业,退息而有居。贤师良友在其侧,弃为不善者鲜矣;会友辅仁日同处,趋而进德者多哉!樱枫梅桂,处处栖迟偃仰,宛在眼前;松梧楠竹,一一经行坐卧,依稀前夜。春苔般般兮昨日始生,秋风飒飒兮今番乍起。夏水绿波,朗月白露,光阴且往来,我心暂徘徊。

黄鹄之三举兮,知山川之纡曲,揽华夏神州之壮美形胜。炎黄初祖,肇创唯艰,汉唐宋明,百世绵延。勃兴伟烈,赫奕昭彰。至若百年以来,四海苍黄,浴血御侮,经劫历难,抚今追昔,良有慨叹。若我中国少年者,前程浩浩,后顾茫茫。国家之勃兴,民族之崛起。“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故我辈当砥砺自强,精进不已,问学敬业,精忠报国。燕燕于飞,差池其羽,鲲鹏振翼,莫之夭阏。任重道远,来日何长。天戴其苍,地履其黄。

黄鹄之四举兮,睹天地之圆方,知世界寰宇之参差多态。美欧亚非,殊俗异政。肤非同色,血不一脉。中东战火频仍,草木积腥,瀚海流丹,故园寥落,骨肉流离。非洲天时不祥,水旱饥馑连岁纷至,恶疾沉疴迭步而来,祸乱四起,民生涂炭。欧美嚣然而大,霸道为尊,缔结勾连,规则乃为左右;颐指气使,弱国为之绕指。举世大同何所由,万世太平何所开!我辈当奋起,所思不啻一国之荣辱,乃全人类之命运。世俗或幽昏而眩目兮,我辈当为日光之昭昭;俗流或枉聚而矫直兮,我辈当作一夫之谔谔。权利不能倾也,群众不能移也,天下不能荡也。生乎由是,死乎由是。宁与黄鹄比翼乎,不与鸡鹜争食。天乃见其明,地乃见其光。

黄鹄之五举兮,循乎四极;黄鹄之六举兮,接乎北辰;黄鹄之七举兮,观乎宇宙……黄鹄之无限举兮,天地时间乃相往来,元气鬼神乃相交游,岁忽忽而理想不可磨灭,寿冉冉而此心永不衰乎!黄鹄之飞兮,一举千里!黄鹄何所由?黄鹄何处有?乃高翔回周于珞珈山之上,颉颃寄庭于文学院之中。今日座中诸位,皆神龙黄鹄,决起而欲飞者!

江汉汇涌,从武昌而转向东南;黄鹄举翼,自武大而腾飞九州。离别总堪断肠,百感凄恻每伤神;前途又是苍茫,万里澄空竟飞扬。不负青春,不负武大,不负文院。今日一别,他年当以富贵豪杰相见。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后会有期。秋云春水,千山暮雪,各自珍重。

(作者系文学院2011级校友,原载《武汉大学报》1367期)

上一条:曼珠莎华盛开的秋天      下一条:踏雪寻梅忆珞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