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以珞珈精神走出我们坚实的脚步

发布时间:2018-03-08   作者:徐杰 杨铸   来源:   访问次数: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之间我们离开武大已经36年。从风华正茂到两鬓添霜,每个人带着“恰同学少年”的梦想走向社会,在我们各自的领域留下了武大人深深浅浅的足迹。36年的岁月中,无论是浓墨重彩,还是淡写轻描,珞珈精神都成了支撑我们这一代人干事创业的精神力量。

一、激昂青春:在勤奋务实中构筑美好梦想

我们离开武大的这35年,既是我国改革开放、高速发展的35年,也是武大学子报效祖国、建功立业的35年。

1982年年初,四载武大的学习生活画上句号,我们选择了继续求学,求学的地方就在与武大只有一湖之隔的南望山下的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1976年,这里发生了中国通信史上开天辟地的一件大事——中国第一根实用化光纤诞生了,并有了一个从此为中国通信业界所公认的名字——中国光通信的发源地。这里也是中国通信业界创新的热土,我们选择这里,是希望用我们最好的青春年华,为中国通信业的创新发展做出贡献。

作为光通信的发源地,当时的专业自然也是向“光”靠拢,这里集聚了当时国内光通信领域最优质的师资和生源。虽然光通信在当时是一个较新的事物,并且与本科所学内容“大相径庭”,但是“大道相通”,特别是在武大4年打下的扎实基础,以及珞珈人“自强、弘毅、求是、拓新”的精神,让我们在同批研究生中很快脱颖而出。从武汉邮科院研究生毕业后,我们都留院工作。徐杰被分配到了系统部第六研究室从事光纤图像传输系统研究工作,杨铸则被分配到系统部第二研究室从事数字光纤通信系统的研究工作。从同学到同事,未曾想这段同学缘一直延续了几十年。

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通信业一片热火朝天,改革开放以来释放的巨大活力涌现在神州大地。“放开”意味着要“破墙”,意味着要打破技术瓶颈,打破国际限制;通信技术的突破和创新成为必然要求。

在那个“废寝忘食都嫌时间不够”的年代,作为年轻的科研人员,我们快马加鞭、只争朝夕,亲身参与了中国最早的光纤骨干网建设,见证了多个“中国第一”在武汉邮科院诞生。我们在工作中勤奋务实,精益求精,行胜于言,以珞珈学子的精神风貌为同行青年树立了榜样。

回望我们的青年时光,在最美的年华,我们选择了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用我们的点滴积累为中国通信产业拨云见日、走在世界前列贡献了微薄的力量。这是我们的幸运,这是一段无悔的选择,这也是一段充满激情的难忘岁月。

二、壮怀岁月:在创新创业中打磨快意人生

2000年前后,国家开始深化科研机构管理体制改革,应用开发类科研院所要转制为企业。响应党中央号召,武汉邮科院积极面向市场、面向社会,成为第一批转制成企业的部属科研院所,国家停止了划拨经费,作为科研人员的我们也迎来了人生的分水岭。

转制前,作为科研工作者,我们的目标就是倾尽一生之力成为“专家”或者“科学家”;而转制之后,作为一个企业人,我们则需要思考如何“先生存、后发展”。

虽然转制带来诸多变数,但有一点我们是认定的,作为一家科研院所转制的企业,“科研”和“市场”都是不可或缺的关键支柱。

我们究竟该去做哪一根支柱呢?在这种抉择面前,“自强、弘毅、求是、拓新”的武大精神又一次指引了我们,让我们做了此生无悔的选择。

1998年,徐杰以武汉邮科院系统部六室主任的身份,带领十来个年轻员工,在一间20来平方米的红砖瓦房内成立了武汉邮科院第一家公司——武汉虹信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成为了这家公司的第一任总经理。以斗室为天地,简单的实验台,几台旧仪表,公司很快运转起来,事无巨细大家一起干,急难险重大家一起扛。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徐杰利用在无线通信和光通信上的积累,在国内首创了“光纤直放站”系列技术,并花大力气将这些技术很快转化为系列产品。作为一个科研的老兵,却是一个市场的新人,徐杰开始“一片一瓦”搭建市场体系,“一枝一叶”构建管理体系,从一个“与产品技术打交道的人”向一个“与市场打交道的人”转变。这一过程中,徐杰经受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期间有夙兴夜寐,有舟车劳顿,有风餐露宿,亦有危机四伏,但是每每难以为继之时,源自内心深处的自强弘毅精神,都支撑着他咬牙坚持了下来。

武汉虹信公司从1999年成立后,经历了十多年的发展,如今已经成长为有4 000员工,年销售收入近40亿元的国内知名企业,成为了武汉邮科院四大产业板块之一,其产品不仅应用于全国各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大型体育场馆、展览中心、火车站、机场,也应用于我们美丽江城的各个角落。

转制后的武汉邮科院成为了中央企业科技创新的一面旗帜,杨铸作为副总工程师,以其对光通信发展的敏锐洞察,为武汉邮科院的科研方向积极谋划,并作为武汉市政府参事,为武汉国家中心城市建设积极建言。他先后参与了近百项科研项目,其中主持了多项重大科研项目,部分项目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和部委表彰。从转制到今天,武汉邮科院已经累计取得500多项重大成果,90%以上均已转化为产业,累计申请专利近4 000项,主导制定国际标准13项、国内标准上千项。仅“十二五”期间,就荣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3项,“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2项,省部级一等奖12项,中国发明专利金奖1项。诞生了以“超高速率超大容量超长距离”光传输、光芯片、超低损耗光纤为代表的、在国际上“叫得响”的领先技术,推动中国光通信实现了从“与发达国家差距最小的领域”向“部分领域全球领先”的转变。

在创业和创新中,我们两个珞珈人路径各异,但是精神相通、目标相同,我们都将自己人生的大半光阴播撒在最富生机的土壤,也结出了丰硕成果,为我国的通信事业发展做出了贡献。快意人生,不过如此!

三、只争朝夕:在开拓进取中不负韶华时光

当时钟拨向50~60这个区间的时候,半生奔忙的我们,反而越发觉得时光飞逝,“老当益壮”成为了我们心中“弘毅”的另一种表达。

从2004年开始,徐杰开始担任武汉邮科院副院长,杨铸则继续担任武汉邮科院副总工程师和新成立的武汉邮科院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我们都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棒上奋力冲刺。

徐杰分管无线通信产业、新业务拓展、生产制造与质量管理等工作,每一项都事关企业发展的持续性。作为一个管理者,需要从更高层次、更广视野做好引领和指导,需要从公司战略、组织结构、人力资源、市场拓展等方方面面为企业做好布局。

令人欣慰的是,经过几代人的接力奋斗,从2004年开始,武汉邮科院实现了持续快速发展,已经成长为“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信息通信产业集团。2016年,全院累计实现合同额、销售额双双突破300亿大关,资产总额突破400亿。在英国《自然》杂志发布的“2016自然指数排行榜”中,武汉邮科院位列“全球产业机构实力”排行榜全球第38位,位列中国产业机构排名第三位。作为信息通信产业的国家队,在“宽带中国”建设和“信息强国”建设中,发挥了中央企业的脊梁作用。

在科技创新方面,杨铸所在的光纤通信技术和网络国家重点实验室先后诞生了以“实现135亿人在一根光纤上同时通话”为代表的国际领先技术;在光通信领域,武汉邮科院已经连续5次冲击世界最高水平,所制定的国际系列标准获得全球40多家系统厂商和芯片产商应用,成为我国自主知识产权技术被国外引用的重要范例,增强了我国在信息通信领域的国际话语权。

今天,世界经济正加速向以网络信息技术产业为重要内容的经济活动转变,网络与通信成为了全球各类工程科技中创新最活跃、技术更新换代最快、应用普及传播最广、辐射带动作用最大的领域之一,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信息经济最活跃、信息改变生活最显著的国家。这一喜人的格局,可以说是我们信息通信人40年驰而不息的结果,也是我们武大学子孜孜以求的目标。

再聚珞珈,回首往事,无限感慨。可以欣慰的是:我们努力过,我们奋斗过,我们坚持过,我们也成功过!

(作者系物理系1977级校友)

来源:校友通讯2017年·1977级校友专刊 94页

上一条:珞珈学子聚星城      下一条:岁月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