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醉后知酒浓

发布时间:2018-04-13   作者:符霜叶   来源:   访问次数:

好友邓峻(国际法1986级)的一首歌《长大的痛苦》和我有关。那是一个久远又熟稔的年代,那个年代里发生的每一件事,每一段美好,总能在最寒冷的季节,绽放一簇一簇的火焰,妥帖、舒适地包裹沧桑冷漠的衰老,温暖急需热量和阳光的心。

那一天,我生日。

秋天的武大一扫夏末梅雨季的潮湿、闷热,秋阳高照,凉爽宜人,是个走路都会撞见诗歌的美好季节,住在以浪漫著称的“樱园”宿舍,紧邻樱花大道,窗外就是连绵起伏、错落有致的水彩画,那天心情小鹿一般乱撞,期待着生日的祝福。

午餐后和舍友躺在被阳光晒得干爽、暖和的樱花大道下坡处的草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眯眼看着头顶流光溢彩的天空,闻着初秋泥土、青草成熟的味道……不远处成群结队的小树,顶着这个季节特有的红、黄礼帽,随风轻轻摇曳,好像传递悄悄絮语。

下午没课,准备找地方自习,正要去图书馆的时候,阿峻捧着一束鲜花来了。阿峻是我们宿舍的铁杆好友兼歌友,一年前我因为参加武大校刊和许东、邓峻分配到一个采访小组,共同完成一篇与樱花有关的新闻稿,从而“樱缘”际会。邓峻和我们宿舍每个人都很熟络,他常穿一身清爽的白衣蓝裤,背着吉他来到我们宿舍,和与我“称兄道弟”的美女、“卡朋特歌后”王敏一起飙歌,我永远是他们忠实的粉丝。

鲜花是阿峻自己采摘的,充满着泥土芬芳;同样珍贵的生日礼物,是他为我创作的一首歌曲《长大的痛苦》——那是一个青涩、迷茫的年代,他的歌词很准确地捕捉到了我当时的心情:你的脸在层层笑容中深埋,你的心藏着几分期待,阳光在前,背后有黑夜,今夜所有的关怀不再徘徊。

接下来的某个周末,位于樱园俱乐部的演出,少不了我们热捧的“校园歌手”登台。当主持人说出阿峻的名字时,白夹克蓝长裤的他正淡定地坐在舞台中央,觉得聚光灯下的他全身都在发着光。吉他前奏响起,四周瞬时安静下来,他唱的正是这首《长大的痛苦》,我能感觉到他穿透的眼神,定格在舞台下方黑漆漆的人群中,点燃着什么,又燃烧着什么。

那是一个终生难忘的生日,一个回忆起来嘴角带笑的美好夜晚,虽然没有琼瑶小说那样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但这份浓浓的、纯纯的牵绊和情愫,足以回味和珍爱一生。

时光飞梭,二十年后

圣诞节和新年假期,我和老公带着两个孩子在香港度假,香港好友邱生、邱太夫妇热情地陪我们全家在置地广场购物,老公坚持“补送”我一份生日礼物,正在女儿这个“审美顾问”参谋下兴致勃勃地挑选着礼物的我,突发奇想拿出相机,希望找个人帮我们两家人摄影留念。

找好拍照角度,站定各自位置,我在来往穿梭的路人中迅速搜索着,然后就看到了他,一身黑色过膝风衣、表情严肃的同龄人,被我“点差”的他,很礼貌地帮我们调整好位置拍了照。来不及说“谢谢”,他已迅速淹没在香港湿冷的冬季里。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就是我和阿峻重逢的神奇故事。

我和阿峻的故事,正如他歌曲里的最后一段:长大的痛苦,谁又能明白,就像一个注定,付出的爱,不论成功不论失败,明白都是命运的安排。

附录

日记摘录:1988年10月某天晴

今天我生日。天气晴朗舒适,武大运动会热闹喧天。

下午邓峻捧着一束沾满水珠的鲜花进来,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花束扎得很艺术,几株芭蕉叶的长梗上端,贴着一束粉红娇羞的芙蓉花,其间穿插着楚楚可怜的几把紫色野花,末端芭蕉梗上写着“阿峻”字样。阿峻似乎起了变化,神情也不如从前快活了,他穿着很有个性,看上去非常舒服,我忽然发现:JACKSON长大了!这是今天第一份生日礼物,而且是如此别致可爱的、来自大自然的馈赠。

下午和兄弟一起大扫除,寝室焕然一新,阿峻精心打扮了一番又来了,深色西装配浅色领带,搭配合身白长裤,好不潇洒!

他为我写了一首歌《长大的痛苦》,曲调略显忧伤,却很贴合我此刻的心情,他带着兄弟和我一起哼唱了很多遍,最后自弹自唱录了下来。阿峻今天少有的寡言,和平日里嬉闹健谈的他判若两人,练习这首歌的时候他感慨了一句:“符霜叶,如果你有一副好歌喉,我会天天为你谱曲的。”可惜我没有啊!不过,阿峻,谢谢你的生日礼物,你真是我的好朋友,永远的哥们!此刻,我感到如此幸运和幸福,拥有那么多来自朋友的爱。

(作者系英文系1986级校友)

上一条:我的珞珈山,八十年代的诗歌      下一条:我们的校园,我们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