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东湖水,浪打浪

——忆我那搏击东湖的青春

发布时间:2018-04-13   作者:张进   来源:   访问次数:

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且不论仁智,我最喜山水。登山一眼青黛,不免心悦;遇水一汪清澈,更是心喜。

1986年,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节点。那年我考入国家电力部直属的武汉水利电力学院,学习电力系统及自动化专业。报到之后,忙碌半天,买了该买的日用品,迎接了一些新同学,便一心释然,慵散地到东湖边散步。

初见东湖,一碧万顷,我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和喜悦。湖对面是东湖公园,湖边有小亭,远眺处有磨山,中间是一湖汪洋。有人在水中游泳,有皮划艇悠然游弋。水面上由近及远的几个浮标,很像人飘渺的心。

浮标诱惑着我的心,和波涛一起上下跳动。碧波荡漾,我心荡漾。自自然然,我的心便从湖边武大的游泳池,极快地融入了东湖水。人是水中鱼,湖在我心中。湖边片片梧桐叶,挂满了绿色的惬意。

人的一生,总离不开水。小时候常去外婆家玩,外婆住在沅江边上。江水很清,孩子们喜欢坐在船边,或手捧清水把玩,或在水面划出一朵朵涟漪,听清脆的水声,在指尖柔柔滑过。水清见底,约三五米深处依然能见鱼儿在石缝中穿梭。水面上晃晃荡荡都是手摇的小船,偶尔也有渔民的乌篷船来往,一只只鸬鹚站在船沿紧盯着水下,随时准备捕食。那时候,总想着自己划一叶扁舟,行走于江湖。

或许是年岁太小,不知道冒险为何物。我那时偶尔会有游过沅江到达对岸的梦想,但那只是一刹那的念头,总是电光石火般地燃起,冰水浇头般地熄灭。因为大人能游过去的都不多。

现在东湖就在身边,似乎在静静地等待着我。岸在对面,目标是一个小亭。到对面小亭,走的是对角线,距离绝对不短。我扪心自问,长江都曾有万民横渡,东湖难道就是我生命中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吗?

挑战往往是勇敢者的游戏,“游到对岸去!”这个声音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荡。一天晚饭后,我尝试着游到了第一个浮标,感觉对岸东湖小亭就在不远处。回望武大游泳池,人头攒动,但只有两三个人和我一样游到了第一个浮标。水面平静,天近黄昏。我在第一个浮标处徜徉了一会,躺在水面,仰望天边。这时,那个声音再次在脑海响起:“游到对岸去!”“游就游,谁怕谁!”我抖擞起精神离开浮标,游了几米,不过在心里还是告诫自己:要小心,一定要放松,尽量减少抽筋的概率,否则谁也救不了自己。

我控制着速度,缓缓游着,中间变换了几种游泳姿势。时踩水,时仰游,时侧浮,时自由泳。小亭越来越近,终于游过来了。亭子上已经有了几个人,都是游过去的,原来,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稍事休息后,我开始回游。一次“征途”终于如愿完成,这是一次小小的自我实现。

有的自我挑战太危险,甚至会失去生命。我的冒险则是因为实力,这种冒险是对自我的证明,想游过沅江,游过长江,游过黄河,我就必须先游过东湖!

转眼间,进入大四上学期了。在一个初秋的傍晚,我又一次挑战东湖,真正体会到了东湖的力量。秋天的肃杀已经在提醒大家添衣,但偶尔还有人在东湖游泳。夏天热闹的水面,现在只有西风在呼啸。水面已不再平静,正波澜起伏着。站在武大游泳池边,阳光照在身上,感到了一丝丝的温暖;风刮在脸上,感到了一丝丝的凉意。我脱下衣服,跳入水中,虽然打了几个冷颤,但很快便适应过来。

我打量着第一个浮标,琢磨着是否要迎浪游过去。尝试着游了几下,不知不觉就离岸有些距离了。浪越来越大,前进很难,想回去,但岸已在远方。我本无心与风浪搏击,但风浪已经将我推送到远处。一次无意识的选择,让我进入了危险的境地,但既来之则战之,我必须抛开杂念,奋力搏击。

我艰难地游到了浮标处,抓住浮标,喘了口气。远处其他人都已上岸,一起看着水中孤军奋战的我,这是我一个人的舞台,别人都是看客。浮标起伏着,我的心也跟着在起伏着。此时,风浪越来越大,开始像大山一般阻挡着我前行。我的脑海里思绪万千:是自己游回去还是等待救援?两种声音针锋相对。关键时刻,还是所学知识帮了忙。因为只要不是潮水,在波浪中,人如果静止不动也就是一个振子,理论上都可以在原地上下振动,我完全可以利用此原理转危为安。这时,我的头脑分外冷静,缓缓地往回游着,风浪扑头而碎时,就做一个振子,然后继续回游。前进很艰难,却正在一寸一寸地接近岸边。就这样我终于回到了泳池边,大家都已经穿好衣服在默默地等着我,刚才因为担心都屏住了呼吸。终归,有惊无险。

没有风浪的一生,是意外的人生,也是一种假设的人生。在人的一生中,风浪可能不期而遇,也可能如影随形,当风浪排山倒海而来时,你要么被风浪吞噬,要么劈风破浪化险为夷。

看似平静的东湖,其实蕴藏着非凡的力量。东湖,这个大学四年曾带给我欢乐和深刻烙印的地方,我的青春曾不悔地在此停留:在这里我挑战了自己的极限,并超越了自己,我人生的脚步也从这里走向远方……

东湖水,时有浪打浪。人生路,爱拼才会赢。

(作者系原水利电力学院电力系统及自动化1986级校友)

上一条:珞珈,我们回来了      下一条:不忘初心不负珞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