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空袭下的姻缘

发布时间:2018-04-16   作者:冯 林   来源:   访问次数:

 伴随着隆隆炮火,一个年青人在路上狂奔。没有方向和目标,他只想立即找个地方躲起来,保住自己年青的生命。他就是武汉大学中文系的学生李健章。

这是19398月的乐山,就在刚才,日军空袭,炸弹在他居住的乐山龙神祠武大宿舍门口爆炸。浓烟滚滚,遮天蔽日。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室友被炸得血肉横飞,自己也是和死神擦肩而过:炸跨的板墙压在他身上,爆炸后烈焰的烘熏让他头昏目眩。但想到行将毕业,满腹经纶还未应用,凌云壮志还未施展,怎能这样了此一生?“性命交关悬顷刻,哪容挥泪哭途穷。”他挣扎着爬起来,拼命往外跑。

突然,李健章眼前开阔,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跑到了洙泗塘前。他对这个池塘并不陌生,平时常在课余时和同学散步至此,赏景论道。

这时,已经飞走的日军飞机突然再次飞回,开始新一轮狂轰滥炸。来不及细想,死神的巨大阴影再次将李健章牢牢罩住。不知何时又来了两个逃难同学,三个人一合计,决定沉入池塘躲避飞机,于是相互搀扶着走进了池塘。

飞机离去后,留下满目疮痍。三名学子爬出池塘,狼狈不堪。全身的水和泥正往下流淌,头发上还粘着几片草叶。他们举目四望,想找个地方清洗一下,突然看到远处的一栋小楼,李健章想起来那是自己同班同学殷正慈家,三人惊喜之余立即前往求助。

来开门的不是同学殷正慈,而是她的姐姐殷正懿。这姑娘从敌机的狂轰滥炸中惊魂甫定,又突然看见门外站了三个泥人,吃了一惊。当得知中间那个最高大的泥人是妹妹的同学李健章时,才赶忙请他们进屋。

这位姑娘如李健章诗中所描述:“温柔淡雅清容。”她原本学美术专业,毕业于湖北武昌艺术专科学校,擅长绘画及工艺美术,挑花绣朵、编制缝纫,无所不精。抗战之初,她考入武大物理系任绘图助教。

殷正懿拿出水盆和毛巾让他们擦洗,可是家里没有男装可以给他们换上,其他两人都勉强穿进了女装,人高马大的李健章怎么办?殷正懿灵机一动,找出一件自己外出写生用的宽大画服给李健章。画服上沾满颜料,五彩斑斓,但李健章毫不在意,心里十分感激。后来他以这句“虽然未解丹青法,气韵亲沾也不凡”来表现自己穿上那件画服时的喜悦心情。

几天后,李健章去找殷正懿还画服,两个年轻人就这样认识成了朋友,后来又成了恋人。再后来,他们成了夫妻。两人心性相投,相知相守。李健章的一首《看妻画山水》诗充分体现了伉俪情深:“丹青慧业两相关,气韵才情岂等闲,策杖他年偕隐处,书中预示鹿门山。”

1939年李健章大学毕业后,在四川江津九中任教2年,随后在武汉大学中文系担任老师。武大回迁后曾去安徽大学任教一年。1947年复回武大执教,此后,夫妻俩就一直没有离开珞珈山。李建章曾任武汉大学中文系主任多年,是中文系有名的“八中”之一。

李建章给他们的长子取名“维武”,“望子早成人,不似予迂腐。际遇止干戈,会意名维武。”李维武后来成为武汉大学哲学系教授。

一次危急的空袭就这样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缘,李建章、殷正懿伉俪在空袭中邂逅的故事也成为珞珈山苦难与辉煌历史中一段美好的插曲。



(原载《武汉大学新闻网》,2015-09-06

来源:校友通讯2015年·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33页


上一条:最美大学与曾经的建筑商      下一条:江天骥:“同上尉”译员的 抗战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