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王兴喜:为人以善 为学以勤 为官以诚

发布时间:2018-04-27   作者:游笑春   来源:   访问次数:

校友名片:

王兴喜,回族,1945年8月出生于山东省泰安县清真寺街。1970年7月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到贵州省绥阳县旺草区工作,1972年入党。

王兴喜历任贵州省绥阳县旺草区直机关团委书记,福建省屏南县委组织部长、县委常委、副书记,莆田市委组织部长、市委常委,福建省人事厅副厅长,福建行政学院党委书记、研究员,福建省政协第九届委员会委员。先后兼任福建省国际人才交流协会副会长,省继续教育协会会长,省科技与经济发展研究会副理事长,省行政管理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行政管理学会教学研究会副会长,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顾问,世界闽籍摄影家研究会顾问,省老年大学摄影学会会长,省老年书画艺术协会常务副会长,福建省山东南下干部历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1952年,年仅7岁的王兴喜跟着母亲踏上了从山东泰安南下福建屏南的火车。颠簸了半个多月,见到了离别六年、在福建屏南县任武装部科长的父亲。

这是他第一次与福建结缘。从此,他长于斯,学于斯,奋斗于斯,奉献于斯。在福建,留下了他大部分的人生轨迹。

亲历知识分子下乡再造和“文化大革命”等历史时期,王兴喜的一生饱经沧桑。年轻时艰难困苦、充满磨难的生活环境,没有折损他的心智,反而造就了他坚韧、朴实、敦厚的性格。

这位武汉大学中文系的老学长,信奉“一止四不止”的人生信条:“勤奋学习不止,艰苦奋斗不止,忠诚办事不止,为人行善不止,处事适可而止。”采访中,我们时时能感受到这个人生信条对王兴喜的影响。

接下来,让我们走近这位老学长,一起听听他的故事。

武大让我魂牵梦萦

少年时代的王兴喜,基本在屏南度过。20世纪50年代,生活条件艰苦,艰苦的环境,反而成为王兴喜宝贵的财富。

王兴喜的中学时代正处于国家困难时期,那时每人每个月定量供应24斤口粮,一斤粮票买4斤地瓜米(番薯推条洗出淀粉后晒干成丝)。每个月供应每人二两油票、半斤肉票。肚子里缺油水,更是觉得吃不饱,一天到晚叫饿。他的母亲省吃俭用、瓜菜充饥,竟然得了水肿病。最困难的那年——1960年,从县城到农村,从干部到农民,瓜菜也吃不饱。为了省点柴火钱,王兴喜星期天上山砍柴。一大早起来,吃点东西,穿上草鞋,戴上斗笠,背上柴刀,带上午饭,一个人就上山了。十四五岁的孩子一个人上山,砍完柴回到家里,已是晚饭时分。有时将砍的柴禾卖给学校的食堂,赚的钱缴学费。

生活的困难却促使王兴喜刻苦读书。那时,他的信念是“山瘦栽松柏,家贫苦读书”。每天晚自习下课后,教室的灯都关了,他还到操场的路灯下继续看书。只要天不下雨,都会看到十点钟后才进宿舍睡觉。

刻苦读书终有回报。1965年,王兴喜如愿以偿考上了他渴望的武汉大学。在珞珈山,他度过了五年的大学生活。

在这五年中,他如饥似渴地求学,在图书馆和宿舍看了古今中外上千本书,写了几十万字读书笔记。他在这里收获了同窗之间真挚的情感,铭记着老师们的谆谆教诲,思考出做人的道理。王兴喜说这段经历对自己成长的影响是巨大的,无论多少年后,母校始终让自己魂牵梦萦。

2011年,他在担任武汉大学福建校友会会长时,写了一首怀念母校的诗——《永远的思念》:

老校长的教导充满哲理,

老师们的教诲孜孜不倦,

同学们的友情如兄弟姐妹一般,

还有赴襄樊泥咀建武大分校,

这一切,

在我心中常常思念。

虽然在母校仅仅五年,

虽然经历了“文革”动乱,

虽然“老九”被发配“夜郎”,

虽然道路坎坷世事艰难,

可是我不后悔不抱怨。

我对母校,

尊敬的老师和亲爱的同学们,

依然深切地思念。

因为母校,

教我做人的道理,

授我奋斗的理念,

给我前进的动力,

让我的理想最终实现。

我爱您——母校,

您使我永远永远地思念。

做官要忠诚办事,与人为善

1970年,大学毕业后的王兴喜被分配到贵州省绥阳县旺草区,在这里劳动锻炼了一年,在区机关工作了两年。当时,贵州被人称“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虽然条件艰苦,但王兴喜不仅不抱怨,反而想着如何发挥才能,为身边的群众和同事服务。

在贵州晨光大队,王兴喜看见贵州农村的农民还很穷,有的温饱还没有解决,即使温饱解决了的,花钱也还拮据,尤其没钱看病,乡亲们说“大人孩子病不起”。怎样帮助解决这个问题呢?王兴喜把自学“中医护病学”的知识重新捡起来、用起来,买了个药箱,配上一些急救药和针灸器具就当起了“赤脚医生”。那时的王兴喜也没想到没有行医证件给人看病是违规的,只想到能给老百姓看好病就行。

1972年12月,王兴喜被调回自己的第二故乡——福建屏南县,从此开始了在福建的从政生涯。

在屏南生活工作了28年的王兴喜,足迹遍布全县400多个自然村。就连屏南特别陡峭的“百树树”官岭村、山顶上住着两户人家没有路的“老鼠罋”、天湖山上的打猎户,王兴喜都去走访过。“我是屏南的活档案。”王兴喜自豪地说。

在从政工作中,王兴喜始终坚持走群众路线,为群众办了不少实事、善事。

尊重爱惜人才,培养教育人才

王兴喜从参加工作到退休历经40年,都在组织、人事部门工作。他尊重、爱惜人才,培养、教育人才,并为此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

1972年,他从贵州调到屏南县革委会组织组,将“文革”中下放到农村改造的几十位中学老师调回学校任教。

20世纪80年代初,在中央“解放思想,改革开放”方针指引下,王兴喜积极推动落实政策,为领导干部平反历史冤假错案。如平反了屏南一批原城工部地下党干部的冤假错案,恢复了他们的党籍、政籍及职级,让他们得到公正的待遇,重新发挥出智慧才干。

“文革”十年,大中专院校停课闹革命输送不出青年人才,一大批年老的干部退休及自然减员,造成整个干部队伍青黄不接,人才严重缺乏。当时屏南县为了补充干部,从中小学抽调了一批教师到机关,这其实是拆东墙补西壁,挖了教育战线的人才,也是不应该的。在这种情况下,1984年3月,王兴喜向省委组织部、省教委、省委党校报告,要求创办干部大专班。县一级办高等学历班,这在过去是从来没有过的,全省也没有。好在当时有改革开放“摸着石头过河”的方针,有关部门表示同意。然后从县一中和教师进修学校选了几位有高等教学能力的老师任教,校牌就挂在县党校,委托党校管理。消息传开,报名的很多,有县乡机关干部、企事业干部和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组织上按照录取条件筛选了六十多位编成两个班,基本上实行脱产学习,学籍为两年。通过培养提高,给干部队伍补充了“四化干部”。同时,又从回乡高中、中专文化程度的优秀青年中选拔一批人才补充到干部队伍,基本解决了干部队伍青黄不接的燃眉之急。

1990年代初,我国推行国家公务员制度。伴随这一制度建设,建立省一级行政学院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时任省人事厅副厅长的王兴喜参加了建立福建行政学院的筹划工作,经过调研,确定行政学院与经济管理干部学院联办。1995年11月24日,将“福建行政学院”校牌挂在福建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的校门上。王兴喜兼任福建行政学院副院长,1997年年底任福建行政学院福建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党委书记。

对待人生,他的信条是艺有度学无涯

“几十年来,我把励志作为工作的志向,把读书、练字和摄影作为生活的乐趣。”王兴喜说。

王兴喜对书法的喜好,从少年时代便已开始。他说,小时候家庭贫困买不起钢笔、墨水,就买石笔、石板写字,用自制的毛笔和烟灰水习楷。有时用树枝在地上写写,用手指头在腿上、肚皮上划划。20世纪60年代读中学时成绩拔尖,写得一手好字,常被老师夸奖。

他经常钻进图书馆看书、做笔记,几十年来坚持练习书法,写得一手好字。他临摹、琢磨王羲之、黄庭坚、米芾等书法家的字,逐渐形成行草为主的书风,字体清秀劲美。他在武大学过古文字学,他写的甲骨文书法古朴淳美。

1990年代,王兴喜任福建省人事厅副厅长时分管引智工作(引进外国专家),时常要接待外国专家、友人,王兴喜常常赠诗并写成书法送给外国专家朋友,他们都如获至宝。就在这一年,福建的引智工作获得国务院授予的“引智工作先进单位”光荣称号。

王兴喜的书法曾获得“全国中老年创新书画大赛”最佳创作奖、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帝度杯”第五届书画展、《中华魂》杯全球华人书画艺术大展”优秀奖等奖项。

除了书法,王兴喜还热爱摄影。他认为对待摄影艺术和对待许多文化艺术一样,不能单纯地为艺术而艺术,应当赋予时代的灵魂,反映时代的气息,感召人们构建和谐社会,建设美好生活。他的摄影作品曾多次获奖,作品《富士山》《昵》《玉华洞》《源头》载入中国摄影家协会编辑的《中国摄影家》(光盘)(上海三联书店出版);作品《荷趣》入选《丹桂飘香——全国老年(大学)优秀摄影作品选》(浙江摄影出版社出版);作品《长城》刊登在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编辑的《红色中国》艺术画册(华夏艺术出版社出版),并获金奖。

几十年来,王兴喜发表过一百多篇文章,主编了11册公务员培训教材,有一百多幅书法作品和摄影作品被报刊登载。2004年与2007年,由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出版《王兴喜书法摄影选》两辑,收录了王兴喜大部分艺术作品。2014年由海峡出版发行集团出版《史录留连》,则以回忆录的形式,记录了王兴喜一路走来的岁月与感悟。

回顾大半生,王兴喜深有感触地说:“一生就是爱学习,一天不学吃不香;一天不吃可以过,一天没书心沮丧。我觉学习是乐趣,终身学习享安康。”对待学习和工作、对待书法和摄影,他的信条是:艺有度学无涯。


(作者系新闻学院2003级校友)

来源:校友通讯2016年·珞珈人物 136页

上一条:赵华锋:理想主义的践行者      下一条:相遇珞珈·许此为家·山水一程·践行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