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斯人已逝,风范永存

怀念恩师吴林伯先生

发布时间:2018-12-25   作者:赵仙泉   来源:   访问次数:

武汉大学中文系已故教授吴林伯先生是我的恩师。我作为他的学生应该秉承“薪尽火传”的古训,理应通过语言文字将先生传递给我的精神之火发扬光大,给今天的学子们予以某些启迪。虽然先生的名字不如演艺明星那么如雷贯耳,但在学术界他是学风纯正的泰斗,是具有古风的学者。与日渐猖獗的“学术腐败”者、论文剽窃造假者、欺世盗名者相比,他无疑是十分珍稀的学术楷模,值得后人仿效与学习。这也是我写这篇纪念文章的初衷。


吴林伯先生与我的师生之情,始于我在本科学习阶段选修他的《<文心雕龙>研究》课程。他的那种严谨治学的风格对我打下学术根底有直接的影响力。他主张认真阅读原著、旁征博引、举一反三,反对望文生义、根据第二手资料轻率地下结论。我的学习笔记获得先生好评,他开始有意栽培我这个新苗。我也时常到先生的家里去讨教。除了学问,先生的一些做人观念也使我受益匪浅。他把物质利益看得很淡,教导我在任何环境下都要坚定不移地执著于学术。1983年大学毕业前夕,我报考了他的研究生,开始走向学者之路。


可是,这次“考研”使我遭遇了人生的一次挫折。我只好听从毕业分配到了长江边的沙市工作,担任市委党校的教师。临别武大,吴先生给我题写了留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在我自认为被“流放”的日子里,吴先生与我保持通信联系,不断给我打气。其中,他在1983910日写给我的信中说:“上月二十七日信收读,知道你近来的心情。其实,在我这饱经风霜的人看,你目前的情况并不特别差,起码比我的处境好些吧!可是我照常读书、研究、著述。关于治学和处世的话,我都给你讲了,临别时,为你写的那句名言,千万不要忘记。根据我的体验,一个人只要立志、努力、有恒,什么困难也能克服。暑假中,我去青岛开会,旅途很辛苦,但我在车船、旅舍,坚持重温《谷梁传》,不让时间白白浪费掉.……”我那时已下定决心考上研究生,通过艰苦的努力,一年后我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仍然师从吴先生。


“读研”期间我们几个同学经常在吴先生家里上课,颇有“私塾”风范。他老人家字字句句教我们研究《文心雕龙》、《论语》、《孟子》、《庄子》、《周易》等典籍,我们压根儿就没心思去追逐金钱,真正是远离世俗,只以学问为乐。


有一次我与先生单独相处时,他给我讲了他与因脑溢血而早逝的夫人的故事,讲到动情的时候他流泪了,我感到先生是一个非常重情的人。在老年丧偶的日子里,他克服了许多生活上的困难,坚持进行学术研究,著述立说。数十年如一日的治学,他留下的是丰硕的精神果实。生前他先后出版了《<文心雕龙>字义疏证》、《论语发微》、《老子新解》、《庄子新解》等专著,另发表了大量学术论文。1998年先生因鼻咽癌辞世,享年82岁。他留下了数百万字近20余种专著的手稿,涉及先秦群经诸子、两汉辞赋、魏晋南北朝文论、骈文以及玄学、佛学。2002年武汉大学学术丛书将他100多万字的《<文心雕龙>义疏》以精装出版,流传后世。


我至今依然保留着吴先生当年写给我的八封书信,尽管我从一个城市搬家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工作单位跳槽到另一个单位,不知抛弃了多少“家当”,但我始终把这些励志论学的信带在身边。它们是无价之宝,在我的人生历程中已成为精神的活化石。


尊敬的吴先生,您在天堂还好吗?




(作者系中文系1979级校友)


上一条:真想      下一条:那年,珞珈牵起一生的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