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武大风物

发布时间:2019-04-15   作者:许锋   来源:   访问次数:

星湖园没有湖。我绕着星湖园转了几圈,也没见到湖。周围都是树,或高或矮,高的有十几米,几十米,很粗,一抱半,生长得郁郁苍苍,层层叠叠。我住在星湖园三楼,不开窗也能看见外面的树;若开窗,能闻到树的味道,尤其前一夜刚下过雨,每一片叶子上都挂着水珠,清晨,便自然而然弥散着一股水灵灵的清香。

距星湖园五十米远,有一座图书馆,不是总馆,是分馆,有四层。进馆要刷卡。入了馆,便是读者的世界,读书的世界。所有的书生,男生或者女生,可以坐在硬板凳上读,可以卧在沙发上读,可以站在书架旁读,可以边走边读。还可以借回去读。从书架上寻到想读的书,一本、两本……抱上一摞,高高的一摞,去找自助借书机,机器一扫,书的使用权就暂时归他或她了。只是,大学图书馆的书,也是势利的,若是博士,就借的时间长,硕士,稍短,本科,再短。在占有一本书的时间长短上,区别“学问”或者“学位”,我以为是最公平的事。你若想长,借的书能铺一床,随时都有书读,有得天独厚的优越感,不着急还,就先要使劲读书,把书中的学问读到自己肚子里,读出资格或者资历来。

自然,在图书馆读书,与在宿舍读书不同。我以为无论怎么读,都不该男女依偎。尤其,女生半个人或整个人倒在男生怀里。与书亲近,与人亲近,此时,只能择其一,若要兼得,便是玷污了书,也损伤了读书人的身份。

星湖园处于求是大道中间。求是大道为纵,星湖一路、二路是横。纵横之间,有几座独门独户的院子。一门一家,一家一世界。连快递小哥都知道,那是院士楼,里面住着院士。其实,门牌上标得很清楚: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29号,院士楼。分1号、2号、3号……建筑风格曲径通幽,中西融合,黄墙红瓦,雕栏玉砌。院子里长着枫树、桂树、水杉、芭蕉。每户有三层。二楼有一个阳台,挂着大红的灯笼。三楼也有一个阳台,很阔。我从门前经过,想看见院士站在阳台上向远处眺望的身影,却是徒劳。但我知道,院士离学生很近,就在学生中间。20年前,测绘学院宁津生院士提议“院士同上一门专业基础课”,由6位院士联合推出面向大一新生的基础课“测绘学概论”,20年常讲常新。今日,教学团队中仅院士就有宁津生、李德仁、陈俊勇、刘经南、张祖勋、龚健雅6位。院士授课,形式重要,含义更重要——师者,唯有言传身教,方能传递做人品质和科学精神。

星湖园正在这样一个方位:前是图书馆,左是青年楼(青年教师单身宿舍),右是院士楼,后是食堂。书香与烟火,在这一片生趣盎然的地方,相得益彰。

而离开星湖园,几百米,出则喧嚣,都市繁华;入又归真,宁静致远。

其实,星湖园只是一栋普普通通的楼,叫宾馆,叫招待所,叫学术中心,随你。南来北往的人,在这里落脚;又从这里,了解一所大学。

武大有很多新房子,也有很多老房子。四面八方的人去看老房子,顺便看看新房子。

老房子有年代,有历史,有人,有魂。

你在校园里瞎转,冷不防会看到被“保护”起来的老房子。湖北高校第一批优秀历史建筑和珍稀树木保护名录中,共有67处优秀历史建筑,武大独占了33个。

武大老建筑的年代从1930年到1948年。

十八栋,是一片别墅群。别墅群藏于珞珈山之中。珞珈山,当然是武汉的山,但是,更是武汉大学的山。在武汉,提起珞珈山,人人都知道指的是武汉大学。

珞为何意?珈又为何意?

它们与闻一多有关。1928年8月至1930年6月间,闻一多出任国立武汉大学教授,担任文学院首任院长和中文系主任。

那时,校园很小,谈不上什么气势。据说,新校区是李四光骑着一头毛驴转了几天圈的地儿,圈进来好几个山头。地儿虽然大,但是不值钱,都是乱坟岗,杂草丛生。也正是因为不值钱,才被圈了进来。那些连绵起伏、大大小小的山头,本来有名字,但名字芜杂、俗气,如落驾山、罗家山、狮子山、郭家山、廖家山……闻一多去的时候,大家伙正在讨论,闻一多建议用谐音之法,改为“珞珈山”。

珞,为石头坚硬之意;珈,指的是古代楚国贵族妇女的美丽首饰。

“珞珈”又与“落驾”“罗家”谐音。众人皆服,称赞。这便是文化人深厚的学识积淀。

或许与这个原因有关,闻一多工作过的文学院作为武汉大学早期建筑,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学院一侧,立着闻一多雕像。金色的“闻一多”三个大字,由李先念题写。望去,这是一位窄额头、高颧骨、面孔消瘦、一头浓发的书生。初来武大,他尚不到30岁,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抗战初期,由于武汉战略地位的重要,珞珈山一度成为抗战指挥中心。蒋介石、周恩来都住在珞珈山上,郭沫若、郁达夫等名流也曾在此居住工作。

有山,是大学的福气。

山不在高,诸如珞珈山。也有大学有山者,或是依山,或是望山。而山在校园之中者,少之又少。山势蜿蜒起伏,幽然阒静,而鸟鸣又昼夜不绝于耳者,唯珞珈山。

有水,也是大学的福气。

武汉大学在水一方。那水,是东湖。东湖水域保护面积33.6平方公里,湖岸线长119公里。站在珞珈山上,能看到东湖;出武大凌波门,两三步,已到湖边——湖水浩渺,白鹭旋绕;蒹葭苍苍,雾霭茫茫。


(作者系经济与管理学院EMBA2016级校友,原载《青岛日报》2018年9月4日)

来源:校友通讯2019年·珞珈文苑 369页


     下一条:最好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