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论坛 > 正文

吴平:追逐理想

——兼谈高水平大学本科教育

发布时间:2015-04-07   作者:   来源:   访问次数:

从1998年到教务处起就热爱上了教务管理工作。合校时,难以割舍的这份情怀使我再一次地穿上了边教学边做教务这双“红舞鞋”,几乎没有停顿地旋转到了今天。其间有过徨彷,有过惆怅,但执著到现在是心中一直有个向往:忠于岗位,弘扬武汉大学本科教育优良传统;不断推进,让我们的学生充满自信地走向社会、走向国际竞争舞台、走向未来。

我们深知,武大曾经拥有卓著的办学声望和辉煌的办学成就,“敢为天下先”的创新精神已浸润数代珞珈人,为社会培养才智卓越的复合型人才是武大人的使命,在教育大众化发展阶段明确精英型人才培养目标是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

但与世界一流大学相比,我们的本科教育还必须坚持通识教育思想,培养和造就综合素质高,博学多才,能对不同学科或专业进行融汇贯通的人才。通识教育并非与专业教育相对立,专业教育中也需要贯穿通识教育思想。通识教育也并非是开设出了多少门课程就可以实现了的,它的精髓体现于课内课外、校内校外、潜在情感智慧与外显举止行为。我们坚信,只有将通识教育贯穿于大学全程教育中、只有当全校师生都深刻领会其内涵时,这一教育思想才会深入人心并发挥作用。

与世界一流大学相比,我们还必须加强对学生自主发展、参与科研和自主性学习的引导。也许很多教师已经注意到,近些年来,我们强调各专业在制订培养方案时必须有至少30%-40%的选修比例(有的老师不理解,认为我们是在“放水”,认为学生在课堂上都不好好学我们还要求少上课),就是为了让学生有一定的自由发展的空间,如果一边鼓励学生个性发展,一边将学生的时间、空间控制得紧紧的,那培养的结果一定是惟惟诺诺者多,敢闯敢拼者少;循规蹈矩者多,鼎力革新者少;是很难培养得出拔尖创新人才的。其次,我们强调要注重对学生科学研究能力的培养。被世界上称之为是高水平的大学,大多也是研究型大学,或许也正是因为学生的能力在研究中会得到很大提高。加州理工大学有一个“夏季大学生研究计划”,麻省理工学院有一个“本科生研究计划”,加州伯克利大学也有一个专门负责学生科研的“本科生研究办公室”……等等,无一例外,都是看中了参与科研在本科生培养中的重要作用。近年来教育部在“质量工程”中大力推行“大学生创新实验项目”计划也正是出于这一目的。我校每年通过申报、评审、答辩在本科生中评选出50余项科研项目,给予经费资助的同时也进行项目过程监控,每一个项目还有具体的指导教师帮助,使参与其中的大学生深得其益。从对教师的要求来看,对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其实也对教师的教学方法提出了更高要求,教师要有意识地从有限的课堂教学时间中达到让学生不在教室也同样会自主学习、自主安排学习、自主学习本专业和非专业知识的效果。

与世界一流大学相比,我们必须开放办学,培养国际化人才,以拓展自我发展的空间。世界一流大学普遍把国际化程度作为自身学术实力和办学水平的体现,作为衡量自己国际影响力的重要标志。事实也正是如此,高度国际化使一流大学成为世界学术分享及文化交流的中心。国际化在某种程度上表现为留学生数量,美国研究生中留学生约占40%;剑桥大学研究生中留学生比例超过60%;牛津大学学生总数的25%都来自130个国家的生源;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也都分别有来自50多个国家、100多个国家的留学生;同是在亚洲,东京大学的2000多名留学生分别来自60多个国家……进入21世纪,我校的本科教育也正朝着国际化方向迈进。《武大课程2010》中的学科专业国际化项目就是要在我们的优势学科专业中先期建设5-8个基地,立足国内、面向世界引进师资,编写和采用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全英文教材,吸收不同国别的学生来武大与基地学生一同学习、一同生活、一同感受中华文明与外国文化。我们相信,学校的地位和国际影响力必将在这些项目中得到提升和发展。

与世界一流大学相比,我们还必须对教师提出更高要求。因为要培养具有全球竞争力和开放视野的国际化人才,教师要首先具有开放性,师资队伍中要产生紧跟学科发展前沿的科研平台和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研究机构,教师要经常参加国际学术会议,要能发表有一定国际影响的学术论文和原创性成果,只有武汉大学的教师具有很高的国际活跃度时,我们的学生才会有对世界文化的理解和选择,才会增强竞争国际、引领时代的意识、素质和才能。我们要加强与社会、与国外一流大学之间的联动,营造一种开放的、国际化的校园环境,以“请进来”和“送出去”方式,促使学生提早接触社会、融入国际,增强社会责任感和全球意识。同时,在“讲什么”的教学内容上、在“怎样讲”的教学手段方法上都要求教师融入国际化,开阔学生视野;增强先进性,适合中国国情。

与世界一流大学相比,我们必须更加自觉地在教育体制、机制上打破学科壁垒,注重学科交叉。现代科技发展综合化的主导趋势使我们明白:科学研究、科技创新越来越难以在单一学科内取得突破,多学科融合、交叉才会成为新学科产生的源泉,才是原创性科学成果获取的途径,当然也是解决重大技术、社会问题的必然选择。英国广播公司曾对23位著名科学家进行访谈,发现他们深度涉及的专业或学科领域平均为3.3个,最多的有6个。据了解,20世纪最后25年交叉学科获诺贝尔奖数接近50%;而到了21世纪最初5年,交叉学科获诺贝尔奖数超过了70%。难怪,以培养精英人才、开发新知识、贡献重大科研成果为己任的世界高水平大学,都在积极实施跨学科研究和学习计划。普林斯顿、哈佛大学都有跨学科研究中心,还设立了跨学科课程;南加州大学2006年5月发布“交叉学科研究发展规划”,提出设立交叉学科委员会、跨院联合聘任教授、促进跨学科人才培养等系列举措。麻省理工学院在2003年启动计算机系统生物学创新工程,通过生物学、计算机科学和工学的相互交叉、渗透和融合,促进学科的快速发展……所有这些,都让我们明白,我们要加强与完善学分制,使学生在选择专业、课程、教师和学习进度等方面有更多自主权,促使其个性得到充分发展;我们要努力提供更多、更灵活的辅修、双学位政策,满足学生跨学科、跨专业学习的需要;我们要不断促进多元文化的交流、碰撞和融合,使大学成为新思想、新观念、新方法的聚集地,利用多学科知识分析与解答国际国内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热点问题,让学生树立以解决人类面临的危机为己任的信心和决心。

我希望,所有的武大人为了我们的学生,为了我们的事业一如既往拼搏在实现理想的大道上。

上一条:张法柱:以精神立于世间      下一条:郭厚良:如何进行高水平的科研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