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h/images/log.png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史苑 > 正文

国立武汉大学初创十年(1928—1938)素描

发布时间:2017-10-12   作者:涂上飙   来源:   访问次数:

       1927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以前,是国民政府发展的“黄金”十年。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教育等各个方面都得到了大发展。在这一大发展中,国立武汉大学经过调整、整合,逐步发展壮大,成为武汉大学历史上发展最快的时段之一。经过十年的发展,成绩突出,一度与国立中央大学、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国立浙江大学并誉为“民国五大名校”。

       1928年,国立武汉大学建立后,与国立北京大学、国立北洋大学(后因学科调整,更名为国立北洋工学院)、国立山西大学(后取消国立)、国立东南大学(19285月更名为国立中央大学)、国立广东大学(1926年更名为国立中山大学)、国立同济大学(19278月在上海)、国立暨南大学(19279月在上海)、国立第三中山大学 (19287月改称国立浙江大学)、国立清华大学 (1928年在北平)、国立交通大学(1928年)、国立山东大学(1929年)等大学,成为民国第一批国立大学。

    国立武汉大学初创的十年,是学校基础建设大发展时期。历尽艰辛建立的珞珈山新校区,奠定了武大以后发展的基础。当时确定的3 063.9亩(不包括1936年以后农学院在磨山南面的4 000余亩农林场土地)建校土地,是一种非常有远见的行为。这一土地面积仅次于国立浙江大学的6 533.4亩(含农场土地)、国立山东大学的 5 210.6 亩、国立北平大学的5 070.3亩、省立广西大学的 40 637.0 亩(含农场土地),在当时全国性的41所大学中处于第5位。

    国立武汉大学初创的十年,是学校发展规模不断壮大的时期。截至1936年,学校已有文(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哲学教育系、史学系)、法(法律学系、政治学系、经济学系)、理(数学系、物理学系、化学系、生物学系)、工(土木工程学系、机械工程学系)、农(农艺系)5个学院14个学系。仅次于国立中央大学(7个学院、29个学系)、国立中山大学(6个学院、22个学系)、国立北平大学(5个学院、18个学系),国立交通大学(5个学院、16个学系)、国立清华大学(4个学院、16个学系)。

    国立武汉大学初创的十年,是学校师资力量大汇聚的时期。十年累计有188名教授在此任教,平均每年有百余名。他们中有后来成为一级教授的李剑农、刘永济、刘赜;有成为“部聘教授”的周鲠生、杨端六、刘秉麟;有成为院士的王世杰、周鲠生、高尚荫、汤佩松。法学院因有王世杰、周鲠生、燕树棠、杨端六、刘秉麟、任凯南、陶因等一批名教授,而被誉为“法学院之王”。与交大的“工学院之王”,北大的“文学院之王”,清华的“理学院之王”,金陵大学的“农学院之王”并称为当时全国著名的几个“学院之王”。

    国立武汉大学初创的十年,是学校科研产出丰硕的时期。科研成果的基础性、高端性、国际性都十分突出。中国文学系的谭戒甫出版著作15种,外国文学系的陈尧成出版著作17种,物理系的吴南薰出版著作18种,生物系的张珽出版著作13种。王世杰、钱端升的《比较宪法》,周鲠生的《国际法大纲》,李剑农的《中国经济史稿》,范寿康的《美学概论》,刘赜的《声韵学表解》,谭戒甫的《墨经易解》,刘秉麟的《财政学大纲》,刘廼诚的《比较政治制度》(上、中、下卷),张珽的《植物生态学》,汤璪真的《绝对微积分》(译本)等都是享誉全国的大作。

    19362月,汤佩松、宋秉南在Nature上,以 National Wuhan University为单位,发表论文Change in Optical Rotation of Glucose in Dilute Solutions of Boric Acid10月,汤佩松、林春猷在Science上,同样以National Wuhan University为单位,发表论文Downward Shift of pH Caused by Addition of Glucose to Boric Acid Buffer Solutions

    国立武汉大学初创的十年,是学校人才培养的凸显时期。学校早期培养的人才,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1928年以后,学校平均每年在校的本科生人数达到600人,这一培养规模仅次于国立中山大学、国立北平大学、国立清华大学、国立北京大学、国立中央大学等大学。1935年,学校的法科、工科研究所开始招收研究生。与当时的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国立中山大学、国立中央大学、国立北洋工学院、私立南开大学、私立燕京大学、私立东吴大学等,成为当时研究生培养的主要单位,是当时高级专门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之一。

    国立武汉大学初创的十年,是学校大学精神凝炼和革命意志锻造的时期。在刘树杞、王世杰、王星拱校长的带领下,学校逐步形成了“明诚弘毅”的校训。“明诚”两字,出自《礼记·中庸》:“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 “弘毅”两字,出自《论语》:“士不可以不弘毅,仼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国立武汉大学初创的十年,正是国家民族危机日益深重的时期,珞珈山下的教职员工以民族大义为重,通过著书立说、宣传演讲,启迪国人;通过捐钱献物、抵制日货,践行抗日。狮子山上的学生们,当侵略军横行中华大地时,他们以自己的英雄行为谱写了一曲曲抗日救亡的壮歌,游行、罢课、抗议、宣传、革命等,在学校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总之,国立武汉大学初创的十年,是蓬勃向上的十年,也是奋发有为的十年,更是日新月异的十年!

    注:选自涂上飙编著《国立武汉大学初创十年(19281938)》一书,长江出版社2015年出版。

 

(作者工作单位:武汉大学档案馆)

上一条:武大“十区”考      下一条: 珞珈山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