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史苑 > 正文

1985年回国重游珞珈母校 武大忆往感怀记(上)

发布时间:2015-04-02   作者:汤商皓   来源:   访问次数:

下文摘自《武汉大学校友通讯》1991年第1期(母校史话),作者汤商皓。


予于1934年夏毕业于国立武汉大学经济系后,锐志深造,是年秋东渡日本,入东京帝国大学农业经济研究部进修。以当时日本农业不如工商业之积极于现代化,乃转修入东京商科大学(现名东京一桥大学,早负盛名)研究部,学习国际贸易与国际金融。颇具心得,常将研究报告寄请母校经济系杨端六师指教。1937年夏正拟着手撰写博士论文,适因七·七事变,日寇侵华战幕揭开,情势日危,学费行将中断。予乃于九月初随我国驻日大使馆人员及最后一批留学生,并携已同居甫生一子之女铃木光子乘法国邮轮匆匆返国,绕道香港转粤汉路返还武汉。拜候当时母校王星拱校长及经济系主任杨端六师,乘邀在校以讲师任教(当时无副教授编制,讲师等于副教授)。一九三八年夏,日寇西进,武汉情势紧张,学校决定西迁乐山。王校长及端六师以予颇谙日语,命予与总务处三人、秘书处一人,共予凡五位同仁留在武汉守校。予再三坚持不准,乃严令留守,并谓国难如此,能保全一部分艰难缔造之校舍便是替国家保留一部分莫大之元气。情辞恳切,予乃临危受命。


王星拱校长

经济系主任杨端六

是年十月,敌军迫近武汉近郊,予携妻儿与留守校园四位同仁仓皇渡江,迁入法租界内。由学校预先租定之一民宅,暂避寇焰,是月底武汉沦陷,武汉民众避难拥入法租界一弹丸之地者骤达十余万人,挤塞异常,生计穷。租界当局与日军洽商迅为疏散,日军遂逐户检查处理。查出予等为留校人员,情形特殊,乃无其他任务。经予辩解无效,情势甚危。终由铃木以日妇身份出面营救,予等得以释回。但日军嘱予负责通译协助法日两方疏散此十余万难民至指定难民区或返乡,月余始告竣事。难胞一再表示对予感激良深。支持市郊情况稍见安定,武汉交通亦渐恢复。予乃嘱铃木前往“武汉治安维持会”日人顾问部洽谈可否前往珞珈山一视校园。经获许可,并由其首席顾问书一名片介绍洽唔校区驻军。予遂与铃木及四位同仁渡江前往校园视察,由日宪兵随行。自汉口江汉关码头下船至汉阳门上岸,乘一军车出宾阳门,经洪山至武大校门。沿途盘讯数次皆获通过。但见路断人稀,兵车,一副战时景象,同仁惟暗中唏嘘而已。




日军在武大

校区内驻一日本联队,联队部设於文学院,联队长忆酋荒原大佐(相当于中国上校团长),车自至文学院坡下,经拾级而上,至该联队部,由该随行之日宪兵向其门卫说明其意,旋由一军曹引予等至楼上办公室(原为王校长办公室)。有顷,荒原出现。由予介绍各人身份及此来目的(不时由木铃代为补充说明),其要义为日军此次进入中华乃为谋同文同种之中日两国亲善提携,共存共荣(照抄日寇宣传口气),非以中华人民及文物为敌(日军一再标榜此点)。国立武汉大学为华中最高学府,中国文化及学术发言兹长所系,此乃为日本国立各帝国大学之报国宗旨相若,将来在学术界大可彼此提携,以发挥东洋文化领导全世界。现武大师生虽已他迁,而在此湖上胜地留下之壮丽建筑物及一部分教学设施,皆属中国之精华与人民血汗之结晶。为保全此优美之湖山与优良中华之文物,务请一本亲善之旨,善为维护,以发扬贵“皇军”之武德。至现驻此之贵联队官兵不过千余人,城内现成之营房(如左旗右旗)尚多,可否调整陆续迁让若干校舍,以资保全原貌云云。荒原闻之点首者再,昂言战胜国对战败国之物品,得视为战利品,可自由处理,不过建筑物可另作别论。贵校之图书仪器均早迁走无余,已无一长物可供君等留念者。但为同情君等,可考虑将自天地元黄至辰宿列张之15栋学生宿舍之大部份官兵先行调迁城内,宿舍可空出大半。至于文、理、工学院已均由华中派遣军大批文职人员使用,教授宿舍皆由高级官员居住,自能小心维护。至于饭厅楼上楼下,现为野战医院,不便他迁。总之,“皇军”对于无抵抗性之非军事设施决无意破坏。尤其对于此山明水秀之高级学府校园的一草一木,当善加爱护,君等大可放心。缓请实地看看何如?惟部队调动频繁,本人驻房时可留言,接防者照样注意,届时君等可再来探访云。予等以其言颇合情理,当即“道谢”告辞。驱车自运动场至女生宿舍转至东湖之滨自来水厂,回至理学院,绕往山后教授宿舍。只见各门前均有一、二士兵进出,皆未便下车。继至附中,见军车云集已为车辆调度场。至原邮局附件,则已为一片马厩。饭厅楼下之原室内运动房已成为一军官俱乐部。大好湖山,不久以前弦歌传道授业之地,忽一变而为柳营卖武之场,感喟曷已!随即沿来路而归汉市。(未完待续)

资料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DU2MDk2MQ==&mid=208087408&idx=1&sn=9340ed80ea787ccb9f7ab72f18c44215&scene=5#rd

上一条:一座山的抗战史      下一条:国际发展经济学的奠基人——张培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