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h/images/log.png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史苑 > 正文

1985年回国重游珞珈母校 武大忆往感怀记(下)

发布时间:2015-04-20   作者:汤商皓   来源:   访问次数:

此文与“1985年回国重游珞珈母校 武大忆往感怀记(上)”合为上下篇,摘自《武汉大学校友通讯》1991年第1期(母校史话),作者汤商皓。

数月后闻珞珈驻军换防,予乃与原班人员重往探访,接见者乃一文职武官高桥少将,因驻军减少,校园已成为办理后勤之地区,其态度较为和善。畅言对此一较日本日光,箱根之风景尤美的文化地区,当尽力加以保护。惟值此春光明媚,尚欠花木点缀,可自日本运来樱花栽植与此,以增情调。继引予等至文学院前,遥指将栽植樱花之处所,予曰:可同时栽植梅花,因中国人甚爱梅也(予意,樱为彼之国花,梅乃我国国花)。彼云:樱苗易得,梅种难求,明年今日君等可来此赏樱。予漫应之。随即告辞,巡视山前山后各地,见无异状而归。

侵华日军在武大

1939年冬,同仁等以学校所留之守校经费行将用罄,汇兑不通。乃集议以二人由予没法送出日军防线入川返校复命请示,一人返黄陂原籍家中,另一人与予留汉继续护校(因予有日眷随身,不便出走,只好困守。而此一人当忆系办总务之涂君,年已老迈,不便远行)。而为吾人生计,乃另租一小店,由铃木向日侨批发部购买日用品出售,以维饔飨。每逾数月,輙前往珞珈一视,如是者岁余。涂君以其原籍汉川可还,遂亦离去。三年同艰共苦之同仁遂均如此星散,而学校迄无一音讯与指示,殊感惶惑。适铃木后因生育次子,瘿病不治,于1942年冬逝世!所遗二子,殊难照料,予乃于1943年夏与现在之内人(刘妻)结理。一家四口生计维艰,乃与刘妻商定将此二子寄养岳家刘府,予二人可相机出境入川返校。乃终以陆路多险,拟借故乘轮先赴上海,再转香港赴湘入川。行前予复往珞珈作最后一次护校之巡礼。虽湖山依旧,校园无恙,但终未亲见复校风光,不胜徘徊咨嗟而不忍去,黯然返汉。数日后乘轮抵沪,闻香港沦入日军后,盘查甚严,入粤入湘困难重重。乃留于上海,由友人介绍入一银行工作,用获所学,予与刘妻乃得以安身,此1943年冬事也。

侵华日军在武大图书馆前合影

日本随军护士拍摄武大校景

1945年8月抗战胜利,武大东归复校珞珈,予与学校取得联系,周鲸生校长嘱予返校。正欲成行,适台湾甫告光复。以久沦于日,新建立之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急需留日学生前往,便于协助接收。予乃应邀前往服务。数月后接收就绪,奉命主管全省商业行政,不一年奉委筹设中兴大学商学院,予任院长兼系主任。自此还我初服,辗转任教于台北各大专学院以迄于1979年。循子女之请,予夫妇来美定居。汉口寄养于岳家之二子于武汉光复时,由湖南老家派人接回原籍抚养,今皆已四十余岁,各有所业。予现在美有子女五人(男三女二)各获博士、硕士学位不等,均已成家立业,予已垂垂老矣。

1947年拍摄的武大樱花

噫!予毕业武大,返校任教,受命于危难之际,留汉护校,三年苦守,校舍无恙,幸未辱命。夫以当时数百万国防军,犹不克抗阻顽寇,而纷纷损兵失土。而予与数同仁,皆手无寸铁之文弱书生,尚克冒险犯难,与寇酉数度周旋,完成此一艰巨之任务,未负学校当局之苦心。其间日妇铃木嫁夫随夫,颇明大义,协助护校良多,似亦不无勳劳。忆台湾时,1952年武大校友在台组织同学会,初开成立大会时,由予报告当时护校“史实”,经予如上陈词后,咸深感动。承老校长王世杰及总务长熊国藻诸师长面慰有加,同学百余人鼓掌者再,以示慰劳。然俱往矣!

1948年珞珈山校园

80年代的武大樱花

今年五月,予回国省亲扫墓,道出武汉。蒙同班毕业之张培刚,黄永轼两学长及外甥许廉发,内侄婿文远保两讲师之邀,乃专程回校。阔别数十年之旧地重游,亲友欢聚,抚今追昔,曷胜感怀。李谪仙诗:“白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正为此写照。所幸予曾守护之校舍益见壮丽,珞珈东湖愈觉明艳,尤以弦歌大振。昔日全校师生约只千人,今则学院及科系增加甚多,师生已达一万五千余。遍地厅舍林立,人潮澎湃,非复昔日之疏落气象(予昔宿列字斋,独居一室,今则上下铺3人)。新中国前途全赖此济济多士之后辈同学矣。加以校区树木葱郁,昔日幼枝,今成干材,令人更深故国乔木之思,殊感激校当局培植之勳绩。其中敌酉所植之樱木,树本无辜,亦欣欣向荣,树叶成荫,惟花已过时谢矣。上月东游WashingtonD.C.见白宫前亦樱木成林,可知景物无分国界也。此番久别回校,如重还亲人怀抱,诸承接待,梦寐难忘。复历蒙以护校及樱树史迹相询,老来情怀无异,“廉颇之思赵将,吴子之泣西河”。谨就依稀追忆所及,赍陈如上,幸母校师友有以睿察而慰此远人也,是为记。(完)

资料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DU2MDk2MQ==&mid=208165571&idx=1&sn=cbd2e563986e548b85ca1f4b69ecc3e2&scene=5#rd

上一条:现代三圣:梁漱溟、熊十力与马一浮      下一条:校牌“国立武汉大学”六字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