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史苑 > 正文

漫漫西迁路

发布时间:2015-06-16   作者:张在军   来源:   访问次数:

1938年初,武汉市民在空袭警报声中饱受惊恐和灾难之际,武汉大学委派法学院院长杨端六和工学院院长邵逸周先期前往四川考察迁校地址。四川之大,选在何处最适宜呢?两位院长认为最好是在江边,如果从长江坐船可以通达,这样搬迁最为方便。由于武大是大学里面搬迁较晚的,选址十分困难,沿江的重镇如重庆、泸州、宜宾等地已没法落脚。他们两位只得从岷江北上走得更远,最后选定岷江边的小县城乐山作为校址。

3月10日,武大第一批办理迁校工作的教职员10余人,从武汉启程前往乐山。部分教职员和一、二、三年级学生共600多人,采取自由组合方式,各自买船票西上。

武汉到乐山,经宜昌、巴东、万县、重庆、宜宾,全程水路2000多公里,交通工具紧张,分汉—宜、宜—渝、渝—叙、叙—嘉4段进行,汉宜段大部分由武大租拖轮驳船起运,其余由民生公司轮船包运,宜渝段大部分由民生公司轮运,小部分由武大租木船运输。大水期间,渝嘉段由华懋公司及四川旅行社轮运,枯水季节,在宜宾换成木船再行续运,直至乐山。

苏雪林教授在《浮生九四》中回忆:“二十七年(1938年)四月间学校人员器材分作十余批,乘小轮前往。我们在途十余日,渐近三峡。那三峡是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以瞿塘最险,西陵最长,连绵七百里。三峡形势之雄奇壮丽,笔难描绘,两壁之岩石,刀斩斧劈,有如人工所为。”“记得有一夜,同舟某职员的小孩忽然坠水,只是听见做母亲的人号哭而已,谁也不理。听说四川水道之所以危险,因水下都是巑岏错杂的大乱石,水皆绕乱石而转。有时会涌出水面丈许高,东起西灭不定。船碎人死旋入江底,再也不会浮上来。江水是这样的可怕,小孩坠水,当然不能停船援救了。”

土木系学生黄宗干说,“乘民生公司轮船从武汉出发,经宜昌过三峡,经万县、丰都等地先到重庆。再由重庆西上。因江宽水浅改乘小型轮船经泸州、宜宾、犍为、五通桥直抵乐山。那时川江水流湍急,又多暗礁,轮船入川后都是昼行夜止。”外文系学生吴鲁芹则谓:“在船越坐越小,长江越来越狭‘不知远郡何时到’的心情中,走了20多天,在宜昌、重庆还有接待站可住,到了宜宾、泸州等候换船,大家就在码头趸船上打开铺盖席地而卧了。”

武大师生们从武汉乘轮船出发,何曾想到在叙嘉段浅水期间还要换乘木船。汉宜段购买船票较易,船体宽大,师生染病者不多;宜渝段,船少客多,购买船票委实不易,甚至有些师生在宜昌等候轮船达两月之久,加上船小行客拥挤,染病者较多。难怪苏雪林说“一路上经过了唐三藏上西天取经的苦难与波折”,才达到“理想中避难的圣地”——乐山。

http://www.cnepaper.com/lsrb/html/2015-05/24/content_1_2.htm

(稿件来源:《乐山日报》2015年5月24日)

上一条:武汉大学铁血团北上抗日      下一条:建议恢复高考第一人来自武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