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那些年在珞珈山听过的讲座

发布时间:2019-09-25   作者:珈言   来源:   访问次数:

20世纪80年代初在珞珈山求学的我们,对知识、对新生事物有着强烈的渴望和热情,仿佛少听一场讲座就少了一次与大师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就少了一次成长的可能,就追不上他人前行的脚步了;只要看到食堂门口张贴的、认为对自己有帮助的讲座预告,就会趋之若骛,就会整个人处于兴奋之中、并且马上付诸行动。伴随着听过的讲座涌来的记忆,就是为听讲座抢占座位及因抢占座位而跑过的路、吵过的架。

大家感兴趣的热门讲座大都会安排在学校容量最大的教室——教三楼的001,那时还没有听讲座的报告厅、图书馆大厅之类。

我上午就将本子放在这个座位上了,这是我占的位子。

“我先来的,我一点半就来了,根本没看到什么本子!”

“肯定是你把我的本子丢了!”

……

你来我往,互不相让。随着争执的加剧,火药味也变得越吵越浓。每次争吵的结果基本上是:哪边人多哪边就会最终获胜,大家也不分谁是谁非。这是那时讲座开始前最常见的一幕!

为了那些可遇不可求的讲座(尽管晚上七点才开讲),我们会午觉都不睡就拿着书本去占座位,有时甚至上午就去了;晚饭时室友们还得轮流值守在那;座位争抢到白热化时,一些平时被大家公认为优雅淑女范的女同学也早就放下身段,会为争抢一个位子完全不顾形象地一屁股坐在桌子上,以此姿态驱赶座位上的男同学;男同学此时也早就没有了怜香惜玉的绅士风度,照样巍然不动如泰山般稳坐着,你怎么激将、嘲笑、讽刺都行,就是不挪位子。开讲前的景象经常是热闹得一塌糊涂,像极了你来我往、人头攒动的集贸市场。教室的走廊、过道上都挤满了人,窗户上也挂满、吊满了人,用“水泄不通”来形容决不过分。

有时讲座明明预告在教三楼001教室,等我们占好座位、守候在那时,却说临时改在樱顶的大学生俱乐部了,于是学校就出现了一股强大的、从教三楼穿过鲲鹏广场拼命奔向樱顶学生俱乐部的乌压压的人流,与现在热播的综艺节目“奔跑吧兄弟”中的某些场景极其相似;等我们大汗淋漓地冲到学生俱乐部时、又说改回教三楼001教室了。听讲座于我们,不仅拼的是对知识的热情和渴望,更需要拼的是体力和耐力。有时为了听一场心仪的讲座,我们得在校园戮力狂奔数趟,更重要的是:为了抢占有利地形,我们得拿出不亚于战场上冲锋陷阵的精神和勇往直前的勇气。尽管每一场讲座都听得千辛万苦,但大家的热情却从未消解过。内容丰富的各种讲座,为我们打开了通往外部世界的窗口,点燃了我们心中的梦想和希望,滋养了我们的精神和灵魂。

一次,著名作家丁玲的讲座在南一楼(行政大楼往万林艺术博物馆方向的路上)最大的教室举行,大家当然是蜂拥而去,求一睹为快!

那天的丁玲穿了一件红黑相间的格子衬衫及深红色外套,戴一幅茶色眼镜,她神采奕奕地举着双手向我们走来,全场掌声雷动、欢呼雀跃。看着一张张青春洋溢的笑脸,丁玲的步伐也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轻盈。这是一位青春永驻、活力四射的老人!

丁玲给大家做了一场热情洋溢的报告,讲述了她的生活经历、成长过程及奋斗之歌;回忆了她60多年来走过的革命之路及发生在她身上的几次大的人生转折;希望在座的我们再没有20世纪30年代时的他们那样的苦闷和烦恼,希望我们有勇往直前的探索精神,希望我们为社会主义事业多做贡献……

讲座进行至正酣处(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教室突然停电了。在珞珈山重新回到青春岁月的丁玲,倡仪大家用歌声来等待来电。她和爱人陈明一起带头高唱“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歌曲,并担任了临时指挥。这时的她精力充沛、热情洋溢、动作敏捷,完全不像一位年过80的老者(她是来做讲座的前一天过的80岁生日)。从她身上,我们看到的是永远张扬的青春活力、永远昂扬向上的激情斗志。此时的她,更像一位年方18、青春正盛、朝气蓬勃的小姑娘,就像她自己在讲座上说的:“我今年80明年18”这应该就是真正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吧!年过80的她,竟然站着讲了近两个小时。

由此想起学校最近某晚停电时,湖滨某栋男生宿舍自发而起的歌曲联唱,还有苏德超教授在停电时、在教室里继续着的“形而上学”课程,这与20世纪80年代的我们在丁玲老人的指挥下、连唱革命歌曲是多么惊人地相似,这是否说明每一位来到珞珈山以及在珞珈山生活过的人,身上和心中都会生长出一种质朴的浪漫,一种积极向上、永往直前的精神?这或许就是珞珈山精神气质的一脉相承!

80年代的我们,在珞珈山听过的讲座还有很多,如:青年作家韩少功指点文坛江山,激扬当代文学的激情发言;作家姚雪垠、刘宾雁各具特色的创作漫谈;当时第一届作家班学员严婷婷、水运宪(在刘道玉校长教育体制改革下开始创办作家班,从三年级开始,学习两年、毕业后拿本科文凭)给我们讲授“创作·读书·阅历”等等;我们还听过“知识男性与知识女性的恋爱观比较”等现实性较强的讲座。

……

黑夜对话哲学,眼眸升起灯塔……对知识的渴望、对梦想的追求,是珞珈人心中永远闪耀的光芒。



丁玲:(1904年10月12日-1986年3月4日),女,原名蒋伟,字冰之,又名蒋炜、蒋玮、丁冰之,笔名彬芷、从喧等,湖南临澧人,毕业于上海大学中国文学系,著名作家、社会活动家。1936年11月,丁玲到达陕北保安,是第一个到延安的文人。丁玲的到来,给陕甘宁抗日根据地原本力量薄弱的文艺运动增添了新鲜血液。她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作出过无法取代的贡献。代表著作有处女作《梦珂》,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莎菲女士的日记》,短篇小说集《在黑暗中》等。

作者系中文系1983级校友


上一条:我与武大的第N个十年      下一条:七律·怀念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