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珞珈文苑 > 珞珈情深 > 正文

唱水调歌头 咏珞珈情怀

发布时间:2019-11-27   作者:郭灵彥(山水)、彭新民(涵谷)   来源:   访问次数:

我和函谷兄同为武大1979级校友,又是河南同乡,虽然不在一个系(我在物理系、他在空间物理系),因经常一起上大课,便慢慢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有诗词歌赋这个共同爱好,是毕业30年聚会后发现的。后来就在一个群里诗词唱和、不亦乐乎。人生的美好如樱花的开放,冥冥之中似有定数。

1979级入校40年返校纪念的日子渐渐临近,想起珞珈山下、东湖之滨的美丽母校,各自难免思绪万千,情不自禁;于是,便开始了以水调歌头为词牌的几唱几和。遥想当年,右军一众彼此唱和,兰亭集序千古美谈。我等唱和,自对流传不存奢望,然“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之情堪可比拟。记之,供同辈校友可乐者乐之。


一、当年珞珈初相聚

山水唱:

四十年前事,

平生一华章。

应是踌躇满志,

珞珈聚星光。

你气直冲斗牛,

我志更在云上,

年少谁不狂?

汲汲在学海,

无意说彷徨。


山青秀,

水碧透,

书墨香。

有师经纶满腹,

德馨怀热肠。

恨无吸星大法,

不能一口吞江,

转身路苍茫。

至今梦珞珈,

血热仍滚烫。


函谷和:

平生无大事,

珞珈写华章。

四十年前初聚,

青衫意飞扬。

梅园捭阖纵横,

东湖扬帆激浪,

少年谁彷徨?

鱼龙泛江海,

鹤鹰任翱翔。


人俊秀,

书声朗,

梅桂香。

有师怀璧论道,

学分敢先创。

赤壁恃幽思古,

龟蛇挥斥方遒,

酒酣开襟膛。

夜梦珞瑜路,

山水两茫茫。


二、东湖之滨离别忆

山水唱:

折尽武昌柳,

挂帆征四海。

初始珞珈山道,

志在九天外。

惊砂雾漫三界,

筚路蓝缕兼程,

金箍把路开。

明知前路难,

但行莫徘徊。


赴东南,

闯西北,

战海外。

铁杵磨成长剑,

柔情却满怀。

此心此身此生,

尽付真诚热爱,

一笑看成败。

珞珈有真经,

何须拜如来?


函谷和:

蟾宫争折桂,

珞珈汇星海。

相携樱花大道,

歌声云汉外。

书山荆棘簇身,

学海风雪锥骨,

雾尽生莲台。

有志事竟成,

少年谁徘徊?


龙门戏,

京师会,

雨城来。

弹指四十春秋,

尘霜化柔怀。

无论两汉魏晉,

不知孤胆魂梦,

此身有真爱。

挥剑出彩虹,

满目光明开。


三、人未到江汉,梦已珞珈回

山水唱:

身随白云去,

魂总珞珈回。

四十春秋一瞬,

少年鬓毛衰。

也许硕果累累,

也许伤痕累累,

别问我是谁!

但斟酒一杯,

同与珞珈醉。


山青秀,

水碧透,

眼流泪。

苦乐年华饮尽,

樱花别样美。

我欲生翅成蜂,

吮遍珞珈花蕊,

谁来伴我飞?

人生乘兴来,

何不带醉归!


函谷和:

黄鹤浑不在,

白云悠然飞。

千百游子相约,

心同秋雁回。

不管行囊空空,

无论绶帶累累,

岁月如流水。

昔年红颜俏,

今日霜鬓衰。


珞珈青,

东湖碧,

樱海醉。

无边劫波度尽,

知音何须觅?

可共欲河翻浪,

可携西天斗佛,

生死酒一杯。

乘兴遨苍穹,

岂是蓬蒿辈?


四、四十又相见,珞珈情更浓

山水唱:

相见惊喜后,

离别总流连。

从来楚天高阔,

东湖卷画帘。

鲲鹏展翅苍穹,

墨子指点江山,

大潮开新篇。

四十秋如昨,

把酒忆当年。


梅傲雪,

桂清香,

樱烂漫。

浊酒一杯脸热,

搔首白发添。

此生来此为何?

原来你我有缘,

相拥在心间。

常觅人生路,

珞珈高峰巅。


函谷和:

身醉不复醒,

梦萦珞珈蓝。

八方倦鸟归来,

别是情一番。

鲲鵬扶摇万里,

庄墨化蝶论战,

故里添新颜。

久别泪相拥,

未及话流年。


行政楼,

情人坡,

校史馆。

学子挥汗如雨,

讴血绘新篇。

更有弄潮健儿,

奋臂乘风破浪,

英气满人间。

你我共勉励,

神龙正飞天。

作者系物理系、空间物理系校友


上一条:赵仙泉校友诗三首      下一条:忆珞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