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珞珈人 • 珞珈情 >故事情怀 >正文
珞珈人 • 珞珈情
我的武大时光 | 2003年伪校园爱情故事时间:2022-06-24

2003年6月,我们要毕业了。分别的时候,离愁别绪总是格外强烈。每个人都觉得,那些朦朦胧胧的感情需要赶紧表达,那些没说出口的话,没牵过的手,没完成的故事,一定需要有个Ending,不管是欢喜的、伤感的,都要比遗憾的要好得多。于是,很多故事就发生了。陈豆子同学有一天睡前谈心,说她从大一开始就一直在注意学校里一个瘦高男生。该男生直发,刘海很长,遮住了整个眼睛,显得神秘又忧郁。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背着斜挎书包在自习教室、寝室、食堂之间晃悠。似乎从来没见他笑过,也从没见他跟人打过招呼,简直酷毙了(现在想想,这种阴郁气质分明有点让人汗毛倒竖啊)。这个酷似灌篮高手流川枫的形象深深刻在了陈同学的芳心里。大家怂恿豆子同学赶紧行动,不然,等到大学一毕业,天南海北各奔东西就难了。但问题是,陈豆子不知道这个男生姓甚名谁,也不知道他仙乡何处,至于专业年级更是一无所知。所以,她很沮丧。

                                                             1999年宿舍同学在情人坡合影。作者供图

有一天,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这么巧,流同学一个人坐在一张桌子前闷头吃饭。大家鼓动豆子同学抓紧机会,但她突然娇羞起来,不肯。最后,她贿赂我:“你去帮我要他的电话吧,我请你吃饭,3块5的两荤一素。”“我还要加一个肉菜。”成交。我走到流川枫同学的桌子前坐下来,直勾勾地看着他。这阵势比较吓人,流同学果然不知所措。为了避免流同学拔腿就跑,我乖巧地自报了家门,还非常客气地问:“我能认识你么?”流川枫同学下意识地微笑了一下。懂得笑的人,当然是不会激烈拒绝的。我很快了解了流同学的姓名、籍贯、专业,以及宿舍电话。巧了,居然是我们同一级的,也同样住在樱园宿舍。但是我会满足么?很显然不会。我又问他要手机号码,流同学多善良啊,虽然他有点疑心我的作派大概有点像女绑匪,但是,一个男人在面对一个可能是自己崇拜者的女性面前,多少还是有点丧失理智的吧?我凯旋而归。并且如约吃到了三份肉菜的饭,其中有樱园食堂那个胖大嫂做的世界无敌好吃的凉拌五花肉。啊,现在想起来依然无限口水啊……

当晚,陈豆子同学给流川枫同学的宿舍一共打了三个电话。分别在7点、9点和10点多。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对不起,他不在。你哪位?我可以转告。”陈豆子同学很有挫败感,她觉得有可能是流川枫不想接她的电话所以故意找托词。这一招,我们宿舍经常用(现在想想看也忒不厚道)。所以,她拒绝给流同学打手机。这让我很愤怒。三个肉菜带给我的快感让我觉得很对不起陈豆子,于是我打了流川枫同学的手机,把他臭骂了一顿。流同学很委屈:那天晚上,他确实没回宿舍。后来,陈豆子和流川枫貌似单独见了一面?有可能。但是后来又没什么后来了。

                                                            2018年大学同学(局部)聚会。作者供图

有一天,我想打扫寝室。大学四年,这个艰巨的任务最后都是由我这个寝室长独自完成,其他三个只要听到要求做清洁的风声,立马风卷残云销声匿迹。大学毕业前,我希望她们多少也能参与一下。那天我从食堂打完饭回来。我又打了2块钱一份的凉拌五花肉。大四那年,我几乎顿顿都吃这个,从来不腻,而且每次都嫌肉少。我把饭盒放下,对陈豆子同学说:“我今天在食堂碰到流川枫同学了,我邀请他下午到我们宿舍来玩。”豆子同学当然不信。幸福来的太快,总是让人接受不了。我不理她。不相信?那咱们就睡午觉吧。陈豆子说:“寝室太脏了,要不,我们把寝室打扫一下吧?”这次的清扫工作由陈豆子同学一个人亲力亲为,全部完成。看到洁净的寝室和陈豆子同学渴望的眼神,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只好偷偷跑出寝室,给流川枫同学打电话救场。“我在华科大啊,最快也要晚上才能回去。那要不我晚上过去吧。”那天晚上,流同学带了他们宿舍另外三个男生一起过来。哇,他们寝室的男生都好高好帅,我们班几乎所有的女生在当晚,都以借东西或者讨论学习的种种借口跑到我们一尘不染的宿舍来瞻仰帅哥。真是一群女色狼。还有,帅哥们都很矜持,女生们都很娇羞。我大义凛然,为了不冷场,一个人说了不知道多少废话。事后一个同学评价说:“要是把你丢到一个空房间里,恐怕你对着墙也能讲三天三夜。”冤枉死我了。

作者刘花花,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1999级本科生。